叙事有几个重要的因素,其中就包括时间和空间。电影作为一个运动的视觉艺术,影片所表现的内容和表现手段都离不开
对时间和空间这两个概念的定义和导演在影片创作阶段定下来的基调,我们会判断这部电影是顺叙还是倒叙,但是后现代电影似乎不屑于对于时空做这种传统定义,应该说这些电影对于时空这个概念采取的是一种回避的态度。现代电影中所建立起来的时空观念被消解掉了,所有与叙事并非密切相关的累赘一概被忽略,留下来的是一些支离破碎的内容或者情节,后现代电影的碎片化特征就这样被体现了出来。
盖•里奇的电影也是这样一部颇具后现代时空特点的电影,他在他的电影中力图建立一个与现实社会不同的“童话世界”,一个弱肉强食的城市森林。而正是破碎的空间表现和奇异的时间搭建帮助他创立了他的“童话世界”。在他的电影中空间似乎并不是因为己经存在而被表现,更像是因需要被表现而特别创立的;“被指涉的”时间即使己经存在也不能作为一种客观而被迁就,“指涉的”时间更进一步扭曲了“被指涉的”时间。
事件发生的严格顺序也被打乱,我们不知道某条线索发生的同时另外一边有什么进展,除了导演可能要暗示的一些概念(比如狗追兔子一段)。这个长达1’30“的镜头主要是采用了慢镜头播放。这个镜头是将“狗追兔子”和“托尼的手下追泰隆”的镜头对剪拼接而成的。通过镜头的剪辑可以读出导演正是用“狗”来影射“托尼的两个手下”,用“兔子”来影射“泰隆”。“狗追兔子”发生在一片非常具有自然气息的草地上,而“托尼的手下追泰隆”则是发生在同样弱肉强食的伦敦街头。而兔子的逃脱和泰隆的被抓虽然看似两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对比,事实上却是人类社会“弱肉强食”这一本性的印证。当然,这段并列并不能说明这两件事是同一时间发生,我们只能判断在事件进一步发展前,这两件事确实都发生过了。这种自由的手法更多的是一种意义的表现,基于这种表现相当滑稽,也可以看作是对蒙太奇的一种嘲讽。
导演又使用分层多次表述的手段,将同一时间发生的事件分成几次表现为“此时此刻”的事件。不仅如此,对于时间的长度导演也是任其想象,自由发挥。在“艾维”从美
国飞往英国一段,一个仅仅5秒钟的镜头因为多次的快速剪接变得急促。这一镜
头因为影片本身对于时间概念而被刻意模糊而意义却又十分明确。

       在安特卫普,“四指”弗兰克(因为赌博输了被切掉一指)等四人冒充传教士抢劫了86克拉的大钻石和一些碎钻后,弗兰克带着钻石来到了伦敦,他同伙在分别前告诉他如果需要枪,可以找俄国佬“刀疤”(“闪弹”)鲍里斯(因为他会躲子弹)
。同伙随即打电话给鲍里斯,让他找人去偷那颗钻石,并告诉他弗兰克喜欢赌博。弗兰克打电话给在纽约的老板艾维说自己卖完一些碎钻就去纽约。弗兰克找到鲍里斯买了枪。鲍里斯不收他钱,让他去地下赌场帮自己给拳赛下注,因为自己有内线消息,好赌的弗兰克欣然同意。弗兰克找艾维表兄“秃顶”道格处理碎钻。鲍里斯雇佣在当铺工作的黑人阿索帮他去抢地下赌场和四指男人的手提箱。阿索的黑人兄弟文尼向吉普赛人买金子,吉普赛人送了条狗给他。阿索、文尼找来黑人胖子泰隆负责开车。泰隆在地下赌场门外停车时倒车抵住了弗兰克的后车箱门,使得弗兰克被困在车箱里动弹不得。看到有人提着箱子进了赌场,阿索和文尼跟了进去抢劫,结果发现那人不是四指男,因为下注时间已过,只抢到一些硬币,却被安全门锁死在房间里,两人脱去面罩后发现了摄像头,正绝望时泰隆推门进来,得救的两人们匆忙逃跑,泰隆开车没多远发现了刚下车的弗兰克,由于弗兰克跟箱子拷在一起,他们劫持了他。阿索发现了大钻石后要求和鲍里斯一人一半,鲍里斯拿枪干掉了弗兰克,砍下拷箱子的手后离开。艾维从道格处得知弗兰克带着钻石去看拳赛,知道可能会坏事,火速飞到伦敦。艾维和道格来到拳赛场却没找到弗兰克。
    土耳其(名字是因为父母是在坠机事件中邂逅的)(杰森•斯坦森饰)是地下拳赛经纪人。汤米是他的伙伴,管理着游戏机厅,他向鲍里斯买了只枪防身。“榔头”托普经营着地下赌场,并拥有养猪场,通过把人拿去喂猪来处理尸体。托普让土耳其的拳手“华丽”乔治参加自己组织的比赛。土耳其需要一个新的旅行车作自己的办公室,让汤米去露营区找吉普赛人买。汤米和乔治找到吉普赛人米奇买了旅行车,没想开了几步路车轮子就掉了,汤米找米奇退钱,米奇说要钱就打一场,结果米奇一拳就击倒了乔治让他住进了医院。土耳其和汤米找到米奇,以一辆旅行车的条件让他代替乔治参加拳赛,让米奇按照托普的要求在第四回合倒下,结果米奇一拳就打倒了对手“轰炸机”哈里斯。知道得罪了托普,土耳其想跑路,但跑路费在办公室的保险箱里,他回到办公室取钱却碰到了托普,托普拿走了土耳其保险箱里的钱,让他联系米奇再打一场,要求仍然是第四回合倒下。土耳其和汤米找到米奇,米奇开出的参赛条件是一辆更大的旅行车,可以赌一把狗抓兔子,土耳其押注狗赢,输了。没钱买车的土耳其把汤米的条件告诉了托普,托普派人烧了米奇母亲的车,在里面睡觉的米奇母亲被烧死。米奇只得答应出赛。
    托普的赌场被抢,手下从监控录像里认出了泰隆后将其抓来,泰隆供出了阿索和文尼。托普带人找到了阿索和文尼,阿索承诺帮托普搞来大钻石。艾维花四万元找来“钢弹牙”东尼(一次被射中六枪还不死的人)(维尼•琼斯饰)帮忙找寻弗兰克。东尼根据赌场被劫的线索通过线人找到了阿索和文尼,知道大钻石在鲍里斯那里。艾维他们正为找鲍里斯发愁,没想到鲍里斯来到道格的店里要卖大钻石。艾维等人绑了鲍里斯丢进车后备箱,来到鲍里斯家找到了大钻石。土耳其和汤米找鲍里斯买枪,路上汤米从车里丢出的牛奶泼到了艾维他们车的前车窗,使得艾维的车失控撞上路边柱子,被纸袋套住头反绑着的鲍里斯趁机逃了出来,被阿索等人的车撞飞。艾维和东尼来到酒吧,艾维去洗手间清洗,阿索、文尼、泰隆跟进酒吧拿枪向东尼要宝石,被东尼认出了枪侧面刻着的“仿真制品”,而东尼拿出了真枪。三个黑人只得闪人。艾维提着箱子从洗手间出来正好撞见拿着枪的三个黑人,而回家拿冲锋枪的鲍里斯也在另一边出现。东尼发现声响隔墙射击,混乱中阿索和文尼抢走了箱子,之后东尼干掉了鲍里斯,由于子弹打完躺在地上的泰隆躲过一劫。艾维和东尼找到阿索和文尼,文尼谎称钻石被狗吃了。艾维让东尼宰狗,文尼只得交出钻石。艾维在验宝石时狗吃了宝石跳窗而出,艾维乱枪射击,没打中狗却打死了东尼,艾维随即逃回了纽约。
    托普派人在营地监视着吉普赛人的车,一旦米奇破坏计划就干掉营区的人以及米奇、土耳其、汤米。擂台上米奇被对手“快拳”安德森海扁数次倒地,但他起来后一拳打倒了对手。吉普赛人干掉了在营地和赛场的托普一伙。第二天土耳其和汤米在营区发现吉普赛人早已走完,却撞见了前来调查的警察。土耳其发现了一只狗,于是说是来遛狗的躲过一劫。土耳其、汤米带着狗离开,回来路上看到了阿索一伙,警察在他们的车后备箱里发现了只有一只手的弗兰克尸体。土耳其受不了狗肚子里的吱吱声,让汤米带狗去看兽医,结果兽医在肚子里发现了半只鞋、吱吱响的玩具和大钻石(变成84克拉了)。
    镜头回到了影片开头,土耳其、汤米找到道格寻找钻石卖家。道格打电话给艾维,于是艾维乘飞机又来到了伦敦。全片结束。
    “枪重才好,没子弹的时候 还可以用来砸人。”
    “别对我摇尾逢迎,狗才那样做,你不是狗吧?”
    “在拳击世界里讨生活不易,所以有时得违背自己的原则,基本上,你必须忘记自己有原则。”
    “鱼、薯条、茶,烂食物、鸟天气的伦敦。”
    “吉普赛人有个毛病,你无法听清他们在说什么,既非爱尔兰语,也非英语,就是吉普赛语。”
    “不要相信吉普赛人。”
    布拉德·皮特看完《两杆大烟枪》后主动联系盖·里奇参演了此片,该片打破了英国影史上最高票房纪录。出名的盖·里奇也成为了麦当娜的丈夫,当然现在变成前夫了。
    个人感觉比《两杆大烟枪》稍逊一筹,土耳其和汤米这条主线毕竟和钻石关联不大。

二.实景拍摄和情节内的空间搭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雨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问题4分析此类叙事方法特点:

影片一开始就制造了悬念,——我们想知道钻石是如何与“土耳其”发生关系的,面对无数条线索我们就像走进了迷宫对比一条线索的叙事方式来说,这种多条线索的对剪更容易控制节奏和创造悬念,而且也很适合巧合的构建。在片中的四组人撞在一处的一场中,一杯泼洒出车外的牛奶使得四组人物巧妙的聚到了一起。这一场是三辆车、四组人撞到一起,分别
以ABCD来表示四组人,D在C的车上以C(D)来表示:
A~一~B~D一C一A一C(D)
这种环形的叙事结构是盖•里奇比较喜欢使用的叙事方式之一,由于影片一开始就介绍了的事件的结果,很容易引起观众的兴趣,制造悬念。在这个环行结构中,事件A叙述结束,一杯牛奶泼洒出来。整个事件只介绍了一半,之后跳回到过去,由讲述B和D的故事,当C的故事发展到一半时,再次跳回己经讲述过的A的故事。A的故事结束,一杯牛奶泼洒出来;然后时间跳回,继续C的故事;
最后D出现,回到开头。
在这个环形结构中,时间不断被打矶,事件不断向前发展。但是并没有让人
产生支离破碎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叙事的紧凑和影片强烈的跳跃节奏。在对盖.里奇电影的叙事进行分析后,可以将他的电影的叙事方式简单归纳
为,没有时空纵深感,复杂的、缺乏逻辑性的多线索叙事。这一叙事手法从《两
杆大烟枪》公映以来就被影迷们所津津乐道。

问题一:钻石作为线索经过了哪几个人之手?
麦克,穆提即弗兰克,文尼,鲍里斯,艾维,文尼,艾维,狗,土耳其,道格,艾维。
问题二:人物关系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