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的旧书摊闻名于世,迎着塞纳河畔的微风,在熙熙攘攘的旧书摊闲逛,淘宝的惊喜心情,讨价还价的惬意,这一切让热衷收藏的游客为之梦寐。如今,塞纳河边的旧书摊俨然已成了城市的一道特别的风景。

张晓东认为,旧书行业的黄金期出现在北京大规模拆建时期,单位图书馆成批淘汰旧书,个人搬新家也会淘汰旧书,但如今显然不是黄金时期。与此同时,由于城市道路扩建、升级改造,中国书店门店有多家都已消失,如西单、东单、隆福寺的中国书店,以及原海淀图书城的多家中国书店。由于书源减少,不少门店只能增加新书品种,中国书店中关村店如今一二层都卖起了新书,只有三层有旧书售卖,而原本的地下一层已不再售卖旧书。

  谁人剪一段旧时年华,封存在书本里,多年以后,纸页泛黄,人面不再,而旧书依然。今日,我在法国巴黎的塞纳河畔的二手书店里重拾被遗忘的年华,透过优美严谨而意味隽永的法文,在字里行间,感受几个世纪前的秀美时光,让一幅幅陈年画卷,为我描绘一个古典高贵的旧时巴黎。

现场采访过程中,读者纷纷呼吁,旧书行业也是城市的一种文化基因,法国巴黎、日本东京、英国伦敦都有几代人传承的旧书店,国内也应该考虑如何更好地促进旧书行业发展。

  巴黎的二手书店出售的不仅仅是书籍,也是一种不慌不忙的生活态度。在塞纳河畔的书摊闲逛,有时也是一种奇妙的际遇和邂逅。河边的旧书摊,每个摊位都都有自己的特点:或是主营艺术书籍、或是科学文件、或是旧海报月刊……花一个上午漫步在河边,清风微抚发尖,在一个个旧书摊里,除了二手书,还可以淘到旧信纸、手稿,以及复古风格的工艺品。在浪漫的文艺世界里复古情怀是恒久不变的时尚。

和老书见见面,心里踏实

 

有个别摊主不走寻常路。宗庆瑞主营中医类古旧书籍,“现在出版的中医书比不上以前的,这套《新针灸学》根本买不到了,我卖5000块。”摊位上陈列的中医书籍还有几百种,从几十元到上千元的应有尽有,他说自己的生意不错,很多医生找他买书。摊主陈广富老先生,因为懂得多,能让读者心甘情愿以高价买书。“这本书是1974年中华书局出的,可以说是孤本了,”老爷子瞥了一眼顾客手上的《论语批注》说,“我不知道你们对孔子的看法,但是我认为这本书评价孔子很谨慎。”这本书最终以100元高价卖出,要知道同一本书在其他摊位只卖30元。

 

潘家园的旧书摊有百余个,主要售卖二手书,既有畅销小说、菜谱、摄影教程,也有绝版老书,比如《红灯记》《新针灸学》《近代无机化学》……除了走量的批发商,一般读者来旧书市场重在“淘”书。

 

4858美高梅,旧书摊和旧书店的隐忧目前还未波及到网上。孔夫子旧书网业务总监赵爱军说:“因为网上书店成本低,目前孔夫子旧书网年销售额呈30%至40%增长。”据他透露,旧书难找难收的问题,已存在多年,“不过,网上旧书交易有个最大特点,买家也是卖家,所以尽管资源越来越少,但实际上一直处于流动状态。”

  巴黎青年热衷二手书店

韩德光花费10元淘来三本《莽野神龙》,看起来品相并不算好的书,在他手里获得了新生。“书中才有智慧,我是八小时工作以外几乎都用来看书了。”韩德光说,他一有空就来旧书摊逛逛,和这些老书见见面,心里觉得特踏实。

  此外,在这样的二手书店,不仅可以买,也可以出售二手书籍,只要是内容尚新,无太多使用痕迹,书店就可以回收再稍稍修整重新打上塑封后作为二手书籍出售。

上周六凌晨四点,天还是黑压压一片,潘家园旧书市场就已经开张了。旧书市场逢周六日才开,全国各地书商、旧书爱好者、藏家都会涌向这里,用塑料袋提、用双肩背书包背、用行李箱拉、用麻袋装……来来往往的淘书人,一天到晚没有断过。不过,旧书市场表面繁华也难掩隐忧,旧书行业需要转型,需要寻找新的生路。

 

实体旧书店无奈卖新书

  当然在书摊里“淘宝”需要一双慧眼和独特的品味。其实,这些二手书里不乏名家的旧作手稿,时不时会有惊喜。发黄的旧文书,在不见阳光压箱底几百年后被搜罗出,在塞纳河边二手书店的某个角落里又会偶遇它的知音。

旧书摊

  二手书店淘宝的乐趣

对老字号的中国书店来说,旧书货源同样不如以前丰富。中国书店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过去每天都能等来好几拨上门卖旧书的人,现在已经大大减少了。“除非编辑、作者去世,可能会收到成批的好书。现在优质旧书资源越来越少了。”中国书店总经理张晓东说。

4858美高梅 1

还有不少外地读者专程来淘书。一位男士说,每次来北京几乎都会来旧书市场,“看旧书会有古典的感觉,我尤其喜欢传记历史类的书。”另一位男士对菜谱类图书似乎投入不少关注,“在家里做菜,或者开个饭馆都用得上。”

  巴黎是世界各地学者学习的天堂,世界文化的熔炉,这里年轻的学者们对书籍的需求量巨大。我在法国求学的日子里,学校老师总会要求我们去购买一些专业书籍,面对价格高昂动辄上千元人民币的书,两全的办法就是买二手书。在巴黎,学生们口口相传最有名的就是“Gibert
Jeune”二手书店。“Jeune”在法文中的意思是年轻人,这是一家针对年轻人的连锁二手书店,分店主要集中在圣米歇尔喷泉周围,这里是古时文人最钟爱的拉丁区,也是如今巴黎著名的大学城的心腹地带。

尽管来往人流不断,但摊主的担忧都写在了脸上。“货源不好找。”摊主刘先生紧锁眉头,“纸一直往上涨,现在都没什么货。”据他介绍,旧书市场货源有两种,一是去废品回收站收购,二是入户收。但随着收藏意识提高,很多人都不会像从前那样盲目低价卖书。由于纸价上涨,废品站回收成本增加,摊主收购价格也随之上涨,但卖给读者的价格涨幅并不高,相比以前利润缩水20%以上。“现在进一万本《故事会》要七八千元,以前哪用这么多。”一位女摊主抱怨说。

 

上周六凌晨四点,天还是黑压压一片,潘家园旧书市场就已经开张了。旧书市场逢周六日才开,全国各地书商、旧书爱好者、藏家都会涌向这里,用塑料袋提、用双肩背书包背、用行李箱拉、用麻袋装……来来往往的淘书人,一天到晚没有断过。不过,旧书市场表面繁华也难掩隐忧,旧书行业需要转型,需要寻找新的生路。

 

摊主张先生透露,“以前拆迁的多,淘汰旧书的也多,现在房子都稳定了,货源也越来越少了。”他还揭秘道,过去还能赚外国游客的钱,而今随着市场成熟,价格也回归理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