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亚的斯亚贝巴

  然后这个是什么时候传到别的国家呢?是从十四世纪,先传到了也门,从也门传到了欧洲,咖啡才慢慢的兴起。那我喝过它这个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它这个咖啡建议大家不要兑牛奶,可以放一些糖,它这个咖啡你要是说就是干喝的话,不放糖不放奶的话比较苦涩,有点感冒冲剂的味道,那你要放一些糖的话感觉会不错。而且它这个咖啡,当地的咖啡不会像其他的地区说给你用热水冲一袋咖啡粉那种速溶的咖啡,不是这样的。它的咖啡一定全部都是现磨出来的咖啡豆,现煮的咖啡,而且以什么为证呢?你喝完这个咖啡以后杯子底会有咖啡磨下来的这个残渣。

发表于 2011-05-10 16:33

4858美高梅,埃塞俄比亚的咖啡仪式
去年圣诞节前,笔者应朋友之邀到素有“非洲屋脊”之称的埃塞俄比亚做了三周的技术咨询工作。在首都亚的斯亚贝巴,除了独特的非洲高原风光和似曾相识的市政道路风格外,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恐怕就是当地的咖啡仪式了。
以前我只知道咖啡原产自非洲,后来又留传到南美洲种植发展,其实,埃塞俄比亚的“咖发”州才是咖啡真正的故乡。据称,世界上的咖啡物种大都缘于此地,就连世界著名品牌的速溶咖啡的原料也都有产自这块土地的咖啡豆。
在埃塞俄比亚,喝咖啡并不一定要到咖啡馆和酒店这样的高消费场所,就象在中国喝茶一样,随时都可以享用。在家里就不用说了,在公司里、甚至工厂的办公室里也有喝咖啡的时间和特定的咖啡仪式,这在当地称作“coffee
ceremony”。就和我们亚洲的茶道一样,我觉得当地人在咖啡仪式中真正享受的也许并不是喝咖啡本身,而是那个带有一些宗教遗规的煮咖啡和喝咖啡的过程。古老而简单的仪式,既使人们感受到品尝正宗咖啡的乐趣,又使参与的人体验到当地人对咖啡崇敬的悠久传统。
在埃塞俄比亚,咖啡仪式是从女主人用当地的一种青草铺设一块2-3平方米的地坪开始的,地坪铺好后,再准备烘烤咖啡豆的小炉灶和放置咖啡器具的小桌。接着是清洗咖啡豆。先取来一把淡绿色的咖啡豆,把它们放在小箩里淘洗干净,就像我们淘米一样,洗好后取出来平摊在一块略带微凹的铁盘上,然后将铁盘架到用木柴或木炭作燃料的小炉灶上,开始烘烤。
在烘烤过程中,女主人不时地用一个弯曲的铁棍拨弄翻炒,随着温度的增加,咖啡豆的颜色由淡绿变成了金黄,咖啡豆开始开裂并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就象我们通常在咖啡馆闻到的一样,只是淡了许多。再烘烤下去,
咖啡豆就变成了黑褐色,香味也随之变浓。
烘烤完成后,接着的工序是粉碎咖啡豆。女主人将铁盘撤离到炉灶外面,稍加冷却,将烘烤好的咖啡豆倒入一个约30厘米高、类似我们加工中药的铁臼中,用一根铁杵舂捣,将咖啡豆舂碎成咖啡粉末。这动作可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要用一只手扶住下面的铁臼,另一只手要高高的举起,因为举得高舂得才有力。要用力将铁杵准确地捣入铁臼的小口中,没有经验的人恐怕就只会砸到自己的手了。笔者也曾好奇问过,为什么不把咖啡放在铁磨或咖啡机里磨呢?主人告诉我,若用机器磨,由于咖啡豆和金属的高速摩擦,带来了许多不纯的杂质,加工后会影响到咖啡的纯正风味。
咖啡粉做好后,
女主人端着盛放着咖啡粉的土陶盘,轮流送到参加仪式的来宾面前,让大家闻香。
接下来把舂捣好的咖啡粉灌到一个土陶制的高颈咖啡壶内,加水后放在炭炉上煮,在咖啡壶的高颈口上,有一个特制的木塞,形状有点像孩子玩的木陀螺,不过是有点象粗制滥造的那种。其作用一是为了保温,因为当地海拔2500米,咖啡液煮沸的温度较低,壶口敞开,不利于温度的保持;二是在咖啡煮沸时蒸汽可以容易地从木塞的缝隙中冲出。由于都是天然材料制作的的器皿,煮出的咖啡自是更加香浓。煮咖啡的同时,一旁还有一个瓷熏,里面放着一种白色的粉末。
后来笔者打听到,这是在中药店里称之为没药的物料。瓷熏加热后,就有袅袅的香气散发出来,这香气混合着咖啡壶里的浓香在室内弥漫开来,造成了一种独特的气氛,当地人骄傲地告诉我,只有在这样氛围中喝的咖啡,才算得上是正宗的埃塞俄比亚咖啡。咖啡(这种咖啡在当地的官方语言阿姆哈拉语中称作卜那)煮好了,品尝咖啡之前,还要上一道点心,女主人盛点心的盘子和分点心的小刀送到客人的面前,
由客人将点心切开,有点类似于分切生日蛋糕。这可能就是我们今天称之为咖啡伴侣的东西吧。当客人们都取用了点心以后,咖啡仪式的重头戏就开始了。女主人将浓郁的咖啡液从咖啡壶里倒入放在小桌上的象我们喝功夫茶一样的小小的陶制或磁制的咖啡杯里,用托盘一一端给客人,托盘里另外有一个小陶罐是装砂糖的,客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添加,我发现当地人喜欢在咖啡里加许多糖,也许是他们的咖啡特别得浓郁而味苦的原因吧。
第一道咖啡阿姆哈拉语中称作“阿布”,味道很浓,虽然只有小小的一杯,饮后使人精神兴奋。感觉上与国内喝到的速溶咖啡是完全不同的,相比之下,速溶咖啡较清淡,好象清茶一盏,“阿布”则较浓重,好象醇酒一杯,这是一种可以使咖啡味长期地留在口腔里回旋的饮品。喝完第一道,女主人在壶里再加上水,继续煮,不久第二道咖啡“托拿”就可以享用了。这第二道咖啡的味道稍淡,但是更醇。笔者对此颇有好感。因为它既不太苦,无需添加很多的砂糖,又富含咖啡的原味,可以细细地品尝。第三道咖啡称为“伯卡”,相形之下淡了许多,已经是进入尾声了。
围炉品尝着正宗的埃塞俄比亚咖啡,原始、古朴和闲适、优雅共存,加上主人的虔诚的表演和热情的接待,套用一句流行的广告语,这才是“味道好极了”。每周一次的咖啡仪式使我对当地的咖啡仪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临回国前,女主人一定要送我全套煮咖啡的器具,当然还有正宗的埃塞俄比亚咖啡豆。拙朴的土陶制的咖啡壶、瓷熏,真的让我非常喜欢;而在选咖啡杯的时候,虽然我更中意黑黑的当地陶土杯,但她却执意要送我细瓷杯,她说这个更好,光滑,耐用,更具艺术欣赏价值。
经过一万公里的长途飞行,我回到了家乡,迫不及待地打开包装,果真瓷质洁白细腻,可反过来一看杯底的标记,天哪!,上书几个英文词:fine
china, Made in China。又是一个出口转内销。 *
因为当地的许多道路和建筑都是中国建筑商在建设招标中中标建造的。
记于鸡年春节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它这个当地有这么一个习俗,甭管再穷的老百姓家里,他们家一定会有一把咖啡壶和一个炭炉,为什么?因为咖啡在当地老百姓认为是他们每天必须要做的,就像咱们抽烟似的,像我们这种抽烟的人,基本上比如这一天三顿饭可以不吃,但是这烟必须抽。他们也是这样,他们就是一天我可以不吃饭,但是咖啡我必须喝,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咖啡是他们与上帝交流之间的一种工具和桥梁,他们再穷的家里会有一把咖啡壶和一个炭炉。您比如说客人到主人家作客,那如果说你进去以后那个男主人不起来的话那你就可以离开了,为什么?说明你不受欢迎。那假如说你进去以后男主人非常非常热情招待你,那说明他很喜欢你。紧接着女主人就会在锅里面干炒一些比如说青豆还有爆米花,以这个为一些小吃,然后你就坐着跟男主人之间这么聊天,抽烟也好,聊天也好。然后女主人会怎么样呢?她会现在就开始炒咖啡豆,非常非常香的。然后紧接着把这个炒熟的咖啡豆放在也是一个跟咱们捣蒜的那个工具似的,她把它搁在那里面,把咖啡豆捣碎,然后放在这个炭炉里边兑上水开始煮这个咖啡,那真的是,埃塞俄比亚的咖啡可以被称为真的是非常非常香的。

  埃塞俄比亚(Ethiopia)被称为“咖啡的发源地”,为什么说是咖啡的发源地吗?就是有这么一个小故事,在埃塞俄比亚有一个地方叫Kaffa,有一天有一个牧羊人他放养,突然有一天他发现羊活蹦乱跳跟疯了一样,后来他就仔细观察这羊,说到底羊吃了什么或者说它闻了什么,然后它发现这个羊吃了一种果实,然后他发现这个羊吃完这果实以后觉得这个羊就特别特别的兴奋,每天叫个不停。后来他把这种果实摘下来分给他这个地区的教会的朋友和他这个亲戚吃这个东西,这些人吃完以后也觉得吃完神清气爽,然后觉得百病全无,然后为什么呢?后来这个东西就被称为是“咖啡”。他们吃这果实叫什么?就是咖啡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