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的时候,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是一个间谍小说迷,而我是一个侦探小说迷,我们互相交流把自己的兴趣介绍给对方。当时我问他,最好的间谍小说是什么?他给我举了两部作品,一部是《潜艇消失的秘密》,另一部是《来自俄国的爱情》,当时我搜遍了图书馆和书店,也没找到这两本书,后来开始看邦德电影,当我看到肖恩·康纳利主演的第二部邦德片《铁金刚勇破间谍网》时,我惊奇的看到,它的英文片名叫做《From
Russia with Love》——来自俄国的爱情。
        
    邦德电影已经经历第50个年头,换了六个演员了。如果要我从中挑出我最喜欢的三部电影的话,我想应该是以下三部:肖恩·康纳利主演的《来自俄国的爱情》,皮尔斯·布鲁斯南主演的《黄金眼》,这两个没有什么可犹豫的。那么第三部,权衡再三,我选择丹尼尔·克雷格主演的最新一集邦德电影《天幕危机》。而我最喜欢的邦德扮演者,恰恰是没有作品入选的罗杰·摩尔,着实令人他妈的费解。
        
    我知道很多人并不青睐这部最新的邦德,感觉他过于狼狈,过于稚嫩,远远没有当年的从容和优雅,演员也不够英俊。而实际上,这个邦德才是当年的邦德,而当年的邦德是以后的邦德,邦德也有前传,邦德也爱过。我是看过弗莱明写的邦德小说的,邦德不像楚留香(尽管楚留香是以邦德为蓝本),一出场就站在了巅峰,他更像卫斯理,也是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小说里是有他的成长史的,他也结过婚,他也失过忆。因此这部电影在我看来不仅没有反感,反而由衷地感到亲切,邦德带我们回到了他的家乡,壮阔的苏格兰高地,他的出生地,他父母的坟墓旁,就像蝙蝠侠前传一样,邦德的一生也因此完整了。
    
    而这部影片,也是最具文艺范的一部邦德电影,在一部动作片的外表下,勾兑一点美国美人或是革命之路的内涵,一切就变得不仅仅是华丽了。仿佛在邦德故事之中,又镶嵌进去一部莎翁的戏剧。这部影片里真正的邦女郎是M女士,她不是情人,而是母亲。通过她的一生,完成了对间谍世界的思索,他们的残酷,他们曾经的辉煌,以及他们如今的没落。在听证会上,M女士念起了丁尼生的《尤利西斯》。我想听到这一段,可能全世界的特工们都哭了。杰克鲍尔哭了,贾森波恩哭了,伊森亨特哭了,也许哭的最惨的,是那个十年如一日追杀本拉登的玛雅。那是真正的间谍世界,他们可以不屑于詹姆斯邦德的虚假,但他们不能不对M的独白共鸣。
        
    真正的间谍是什么样子的?他们不会是罗伯特·拉德伦笔下的贾森·波恩,他们也不会是汤姆·克兰西笔下的杰克·瑞恩,他们也不会是杰克·鲍尔。真正的间谍和普通人区别不大,并没有那么神通广大,不可战胜。在我眼里,最经典的间谍片属于《春天的十七个瞬间》,属于《红场谍恋》,属于《德黑兰43年》,属于《猎杀本拉登》也许还包括我还没来得及观看的《锅匠,裁缝,士兵,间谍》。影片中的间谍更真实,更脆弱,被绞杀在二战,冷战这样的大时代中,不停的挣扎,不停的撕扯,无法力挽狂澜,只能随遇而安,即使像左尔格这样的超级间谍,也会被轻易的绞杀在时代的悲剧中,在这些真正的间谍身上,没有了刀光剑影的刺激,多了些人性的复杂,历史的悲哀。而这种力量才是最最震撼人心的,冷战过去了,属于间谍的黄金时代过去了,我们也只能在影像中去感受那群人别样的人生。

Jason
Bourne,他是“有史以来在地球上行走过的最酷的间谍”。只一秒钟的时间,伯恩就可以撂倒两名海关(或者巡警、特工等任意敌手),两秒钟内他可以记住任何一张市区地图以及列车时刻表,给他三秒钟的时间就会消失在你面前。他可以用一本卷起的杂志对付一把刀,用煤气管道和烤面包机制造爆炸,用公共电话簿和前台小姐确定对手下榻的酒店房间号码,他不仅拥有超一流的反射神经和身体机能,而且时时刻刻以极简主义风格、运用物理化学乃至生活常识设计出逃生之路。所以影片海报上会有这么简单却又明白的一句话:They
should leave him
alone.故事很老套,内容很精彩。一个深夜,一艘在暴风雨中作业的渔船发现了海面上漂浮着一个人,随即把他救上来,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Jason
Bourne,由马特达蒙扮演。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从哪来,干过什么和要干些什么。总之关于他身世的一切都不记得了。但他作为一个间谍所拥有的各种技能却没有消失,他能随心所欲的干成任何事,接下来就是他走遍几乎整个欧洲寻找线索,躲避追杀。我要说的是,这是我看过得最好的动作片。提到间谍片,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提到007,这部片子和007有着绝对的不同。007的邦德自始至终都保持着一幅英国绅士特有的高贵和优越感,而且总是好车相随,美女相伴。影片也是有点华而不实,不着边际的任务和任务执行方法,使得电影以一种调侃的方式进行。使我们认为间谍事业紧张刺激。但是我并不是说007系列电影不好,毕竟电影的观众群体不同,007适合大众口味,老少皆宜,但是绝对意义的动作片,要表现一个真正的间谍,那么只有马特达蒙和他的谍影重重能做到这一点。波恩的世界里黑暗中杀机四伏、阴谋无所不在,马赛、巴黎、柏林、伦敦、阿姆斯特丹、莫斯科……Jason
Bourne眼神游移而坚定、颤栗而凶悍。两手插在风衣衣兜里,匆匆行走在人群之中,做事冷静利落,运用最简单实用的方法。行走在欧洲大陆上,
以最酷的方式解决问题,而马特达蒙在以以最酷的方式拍电影。我想波恩这个形象的成功塑造,和影片本身的风格是有很大关系的。影片总体风格是收敛阴郁,主色调以灰色为主,这不仅是冬天里的海洋性气候的欧洲颜色,也是波恩和电影的色调。镜头是由华丽、震颤、令人眼花缭乱的快速拼切而成,影片的进行以平铺直叙为主,以波恩辗转于欧洲大陆训明身份为线索。以一种粗糙而又不安的纪实风格展开情节。这是一部快节奏的影片,情节紧凑,剧情的发展就像波恩的旅程一样曲折又紧迫。观众始终伴随在波恩左右进行这一次间谍之旅,是被主角的冷酷内敛和影片的灰色纪实格调压得喘不过气来,十足的压抑和紧张会让你觉得身陷一阵暗流之中,交织着紧张与不安。同时也会因繁多的剪辑和镜头的变换而感到眼花缭乱。故事情节的发展正如波恩的旅程一样曲折迅速,紧张刺激中我们真正体验到了谍海的冷峻与危险。随着波恩一起进行下去的旅程,辗转于欧洲几大城市之间,塞纳河,埃菲尔铁塔,柏林墙,大学飘飞的莫斯科红场,一幕幕都在一片灰色的阴暗中闪过,为一部片的是波恩不断前进的脚步和他被风撩起的风衣。我不禁感叹,在世界和平稳定的表象覆盖之下,国家与国家之间还存在着如此激烈和隐晦的斗争,那是一个普通人无法了解和走进的世界,背叛,暗杀,情报充斥其中,一切事物存在的可能都显得相当的突兀,所也正常行为的逻辑都被灰色的格调所压抑,在观看完几个小时的影片后,不得不出来长舒一口气,但是接下来几天里脑子里都是街头的追逐,零落的弹壳,狙击镜观察目标微妙的晃动和不断迅速的镜头。心想我永远也不要参与其中,因为我不喜欢那种心力憔悴的感受。现在我也终于理解波恩面部那幅冷酷的表情了,他时刻紧绷神经,不对任何事物抱有主观感情(除了最后对那位俄罗斯小姑娘的忏悔),像猎物一样机敏,像猎手一样狡猾,一个危险人物。Jason
Bourne,they should leave him alone.

向最完美的特工致敬,每一张海报都曾经那么熟悉。

《谍影重重》本身已经跳出了好莱坞爆米花快餐电影的范畴,直逼严肃文学的境界。再说一遍,《谍影重重》系列是史上最好的特工电影,没有之一。

Bourne由于失忆产生的无助、彷徨,和与内心心境截然不同的,是他表现超凡的专业素养。从被动的追杀到主动出击,他一步一步地逃亡和寻找真相,却一步步地更加迷失。达蒙几乎是为这个角色而生。达蒙的面相内敛,比如皮肤白,窄尖脸,却同时具有硬汉特征,比如薄嘴唇、下垂的嘴角,眉毛和眼睛距离近,且眼眶深陷,都让他看来坚毅冷峻,且表情不甚丰富。但这些恰好具有伯恩所需要的特点。

他坐在玛丽的床边,望着她苏醒。玛丽睡眼蒙眬地问:“我可以在房间里走动吗?会留下脚印什么的吗?”他忍俊不禁。被她天真的孩子气所打动。

但是没有人给他这个机会,所以他和玛丽在一起两年之后却得到的是自己的爱人被杀。之后我觉得他已经彻底明白了:自己和谁在一起就是对谁的伤害。

而他是爱国的,结果要杀他的又是自己国家的政府,你可以去揭露一些什么,但是也只不过换一波人而已,自己虽有一身本领,也不可能战胜自己国家的政府。

(以上内容均来自网络)

他明明该死,生活却又不断地给他推送新的回忆。

另外在打斗场面中,敏锐的反应,和细微动作的展示,都完美展现了特工利用一切手边之物进行伤害或灭迹的素质。用奖杯杂志打斗、在地铁迅速摆脱跟踪、用面包机烧毁房屋等,在精心设计过的动作显得一气呵成、毫无斧凿痕迹。在打斗的激烈场景中,展现人物内心状态,并且让观众注意到是十分不易的。首先是伯恩这个人物的复杂性,决定了达蒙如何演绎。而达蒙的演绎,确实使这个复杂的人物立体起来。伯恩既不单单是一个迷茫无助的失忆人,也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鲁莽特工。他是一个融合了残酷、冷静、谨慎、专业、敏捷等冷血素质,和迷茫、悔恨、渴求爱、追寻正义等柔性素质于一身的复杂人物。《谍影重重》的众多让人痴迷的技术细节,就不一一赘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