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好莱坞大片,必有这么一个桥段:影片开始,出品公司的logo过后,马上会进入一场动作戏,然后才出现影片片名和主要演职员表。这场动作戏虽然只有十分钟左右,只是影片的序曲,但它基本奠定了影片的格调,乃至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也采用了这种方式。尽管这是好莱坞大片的“序曲”,但若论紧张刺激的程度,不妨称为影片的第二高潮。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挑起观众的情绪,让观众吊起一口气,后面的剧情全在这口气的基础上步步推进。

四大皆不空:《007:大破天幕杀机》
大卡士
2011年11月3日,《007:大破天幕杀机》的主创阵容媒体发布会在伦敦的科林斯酒店举行,五十年前的这一天,肖恩•康纳利成了电影《诺博士》中的首任詹姆斯•邦德。如今,丹尼尔•克雷格已是三度饰演邦德,他十分庆幸能够化身为007这个经典形象。导演萨姆•门德斯把邦德的职业戏称为是遭受“倦怠、无聊、郁闷和困难于一身”。朱迪•丹奇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出演“M”,在本片中,“M”的领导能力屡屡遭到质疑,甚至因此而受到上层调查。片中的超级反派由哈维尔•巴登出演,是一个大肆寻仇报复背叛者的网络恐怖分子。巴登形容自己的角色“席尔瓦”远不是一个反派那么简单,克雷格则表示邦德与席尔瓦之间的关系非同寻常。导演萨姆•门德斯坦承在物色演员的过程中他确实费了好大的劲儿才使巴登接下这差事。门德斯认为这个反派极可能成为007系列电影中最令人难忘的角色,他必将成为一个—“邦德电影中长久以来缺乏的经典形象”。门德斯觉得善于以不动声色的表演来契合电影语境的演员寥寥无几,巴登正是其中之一,他的表演为剧情的推动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在为影片备战的过程中,巴登着人将剧本翻译成他的母语西班牙语,以便自己能更好的领悟角色。对此,导演门德斯不吝溢美之词称其为演员中尽职尽责的楷模。巴登和导演经过计议,突发奇想为这个反角设计了一个个性的造型,于是巴登最终顶着一头金发出镜,于是影评人们说这坏蛋和维基解密的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太像了。
拉尔夫•费因斯饰演马洛里,这个角色曾经是一名英国陆军中校,如今是情报安全委员会的主席,负责监控整个军情六处。在影片结束时,马洛里成了军情六处的首领“M”。在影片拍摄过程中,费因斯并未透露关于角色的具体细节,只是说:“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物,特别好玩儿。”娜奥米•哈里斯饰演回归角色“钱一芬”小姐。哈里斯的这个角色最初是以伊芙的面貌出现的,是一个军情六处的外勤特工,在影片中与邦德共同出生入死。尽管此前媒体一直猜测哈里斯扮演的就是钱一芬小姐,而影片出品方也从未证实过这种猜测,甚至哈里斯自己也曾否认这传言,并说过“伊芙绝不会一天到晚呆在办公室”这样的话,但事实证明伊芙就是钱一芬小姐。据哈里斯说,伊芙认为自己与邦德地位相当,但实际上她比邦德职位低。另一个回归角色是本•卫肖饰演的“Q”。最初导演门德斯并未确定卫肖具体出演哪个角色,后期才做了决定,“我设计了关于钱一芬和Q的情节,还有大反派的夸张造型,大伙都表示赞同。”贝荷妮丝•马赫洛饰演赛菲茵,是被席尔瓦救下的落难女子,后来成了他的代表。马赫洛用神秘而迷人来形容自己的角色,并表示从《黄金眼》的反派伊克赞尼娅•昂纳塔普身上获得了诠释赛菲茵的灵感。门德斯选中了阿尔伯特•芬尼来出演金凯德。影片出品方曾考虑邀请肖恩•康纳利轧个角色以向007系列电影50周年致意,但是又考虑到康纳利的出现更像是个噱头,会导致观众脱离剧情,因此作罢。
大剧组
《007:大破天幕杀机》由萨姆•门德斯导演,他在该系列的上一集《007:大破量子危机》上映不久就已签约执导本片,即使在米高梅公司陷入财政危机时也坚持参与本片的进度与修改。有一次在看过克雷格参演的百老汇歌舞剧《雨一直下》之后,门德斯与他接洽商量影片《毁灭之路》的合作事宜。两人会面的地点是《雨一直下》首演的后台,正是在那里,克雷格第一次跟门德斯提出邀其执导一部007电影的请求。最初门德斯十分犹豫,执导一部邦德电影对他没有丝毫吸引力,但克雷格表现出的热情和投入使他不能当场拒绝。门德斯认为克雷格作为主演在《007:皇家赌场》里的表现可称得上是形神兼备,正符合该系列电影的理念。在与《007:大破天幕杀机》的出品人迈克尔•G•威尔森和芭芭拉•布劳考利会面之后,门德斯同意执导该片并且定下了影片的大致脉络。媒体曾报道说门德斯要求将一些动作场面修改成个性化的场面,意图迎合奥斯卡评委的品味,但是门德斯予以否认,他说这些动作场面是影片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4858美高梅,剧本最初是由彼得•摩根负责编写的,但是米高梅的财政危机导致影片暂时搁浅时,他抽身而退。尽管如此,摩根后来声称影片的最终剧本脱胎于他的初稿。对此萨姆门德斯严辞否认,“这可不是真的”,他透露说自己决定执导的时候,摩根的剧本就被毙掉了。剧本终稿的作者是历任五届邦德电影编剧的尼尔•普尔维斯和罗伯特•韦德,还有一位是约翰•罗根。罗根说是被老朋友萨姆•门德斯号召来的,他用“合作愉快”来形容导演和编剧的互动过程,并且表示为《007:大破天幕杀机》做编剧是自己的美妙经历之一。
本片的摄影是罗杰•狄金思,他曾和门德斯合作过《锅盖头》和《革命之路》。艺术指导是丹尼斯•卡森讷,服装设计是詹尼•特麦姆,副导演是亚历山大•维特,特技协作是加里•鲍威尔,特效由克里斯•考布尔德负责,视觉特效的负责人是斯蒂文•拜格。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曾为此前的邦德电影效过力。上一部《007:大破量子危机》中,丹尼尔•柯雷曼将片头制作的工作让给了MK12工作室,这一次,这位自1995年《007:黄金眼》开始就一直为邦德电影系列制作片头的大师终于回归为《007:大破量子危机》制作了电影片头。
大手笔
《007:大破天幕杀机》原计划拍摄133天,实际耗时128天。影片于2011年11月7日在伦敦开拍,拍摄过程中摄影师罗杰•狄金思使用的是阿莱•阿里克舍数码电影摄影机。影片在伦敦多地取景,包括伦敦地铁站、西史密斯菲尔德路的停车场、国家美术馆、南华克区、白厅、国会广场、查令十字地铁站、格林威治皇家海军学院、加多广场和塔丘等地。圣巴塞罗缪医院同样包括在内,在那里拍摄了邦德进入军情六处地下总部的镜头,而伦敦滑铁卢车站底下的地下艺术演出场所“老维克隧道”则变成了军情六处的训练场地。在国家美术馆夜里闭馆后,摄制组拍摄了“Q”与邦德会面的一场戏。英国能源气象部所在地也出现在片中,影片的结尾邦德站在该建筑的屋顶上。为拍摄位于沃克斯维尔路口处的军情六处的爆炸戏,甚至封闭了沃克斯维尔大桥以及米尔班克的交通。在《007:黑日危机》中也曾有一场建筑物中的爆炸戏,但那是在一座极大规模的仿建建筑中完成拍摄的,而这一次的爆炸戏则是后期制作利用数码技术合成的。终场的高潮戏原计划在苏格兰阿盖尔区的邓醇城堡拍摄,影片开拍后却将地点改成了格兰克。众所周知邦德家住苏格兰,但在片中邦德家却建在伦敦西郊瑟里郡的汉克利公地上,摄制组在那里用胶合板和泥巴做了一个和实际房屋相当的建筑。
2012年3月摄制组转战土耳其,据说在那里一直呆到5月6日,比原定的三个月摄制期限提前了很多,而外景地也由阿达纳代替了原来的伊斯坦布尔市郊。期间,一群土耳其青少年混进了位于阿达纳铁路支线旁的封闭片场,并且在被保安察觉之前参与拍摄了那里正在排演的一段火车顶上的打斗戏。在预告片中,阿达纳著名的瓦达高架桥作为这段戏的背景清晰可见,片中邦德的替身演员在这里从300英尺的高处纵身跃下。出于安全考虑,拍摄时在火车车厢上安装了一台吊车。整个四月,伊斯坦布尔的很多地方都暂时关闭为电影拍摄大开方便之路,其中包括香料市场、新清真寺、皇家邮局、苏丹艾哈迈德广场和大巴扎集市等地。据说因拍摄受到影响的商店可以每日开张,但是不能营业买卖,而这些商店因此得到了大约每天418美元的补偿。有传言说摄制组因一场楼顶上的摩托车追逐场面造成的破坏而遭到谴责,对此,制片人迈克尔•G•威尔森予以否认,他表示摄制组在拍摄前已将屋顶的设备全部挪开,在拍摄期间用的都是替代品,此后更将屋顶全部恢复了原貌。在费特希耶,摄制组通过和卡利海滩上的613户居民协商,从而得以顺利在该海岸线上进行拍摄。
关于中国将成为影片重要的外景地的说法,门德斯予以承认,坦言一部分拍摄计划在上海和中国的其他地方进行。编剧约翰•罗根透露制作方刻意物色了一些与伦敦迥然不同的充满异域风情的地点来凸显邦德的困窘境地。但是电影中有一些场景其实并不是上海,比如片中邦德下榻的上海酒店的游泳池实景取自是伦敦金丝雀码头区的一家维珍活力健身俱乐部。还有伦敦第四高建筑畅门桥塔,这里灯火辉煌的入口处也被移形换位于上海。极为难得的是,当地政府特许摄制组租机拍摄了有关上海的空中片段。至于邦德和赛菲茵相遇的红龙赌场的内景则是在英国的松林电影工作室完成的,该场景动用了300盏浮灯和一个30英尺高的龙头灯。后来又在英国伯克郡阿斯科特赛马场地补拍了一些表现上海浦东机场的戏。2012年2月1日,制作方对外发放了首张官方剧照,照片中邦德所处的上海某娱乐场所实际上就取景于松林电影工作室。
据报道,2012年4月剧组将赴日本长崎的禁地军舰岛(端岛)取景,事实上,剧组只取“军舰岛”其名未取其实,而是将拍摄地点定在澳门附近的一座无名岛屿上。萨姆•门德斯解释说片中的军舰岛是由其真实的远景和电脑生成的近景混合而成的。制作方将目光投向军舰岛是因为瑞典制片人托马斯•诺丹斯戴德,他曾于2002年拍过一部关于军舰岛的纪录短片。电影《龙纹身的女孩》在斯德哥尔摩投拍期间,诺丹斯戴德与丹尼尔•克雷格有缘结识并提到过军舰岛,诺丹斯戴德当时并没察觉克雷格对这个小岛极感兴趣,直到《007:大破天幕杀机》上映才恍然大悟。
影片后期转制了IMAX格式,本片摄影罗杰•狄金思使用的阿莱•阿里克舍数码电影摄影机就是为IMAX制式做准备的。他一度对IMAX转制样片的颜色颇多微词,经过研究他发现IMAX公司的数码复制程序是问题的根源,于是尝试着摒弃该程序进行转制,结果“画面异常精美”,由此他才打消了对IMAX转制的种种顾虑。
大风评
总体来说,《007:大破天幕杀机》上映以来在评论界大受好评,“烂番茄网站”中278篇评论中,好评率为92%,“品论网”基于43篇影评给出81分的高分。一些评论大家认为这也许是迄今为止最好的邦德电影,如《泰晤士报》的首席电影评论家凯特•缪尔,供职《观察家报》的英国著名评论家菲利浦•弗兰切,多媒体评论网站“玩世幻想”的丹尼尔•柯如帕等人,《爱尔兰独立报》和苏格兰报纸《日志》也持相同观点。《每日电讯报》的鲁比•科林斯认为影片
“粗粝彪悍,令人目眩神迷”,动作场面极为出色,又不乏幽默与动人之处。《好莱坞报道者》的托德•麦卡锡则说此片“情节扣人心弦又常使人忍俊不禁”,“错综复杂又不失厚重”。《名利场》的彼得•德布鲁日表示影片即使在老套的动作场面中也不曾放弃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平均分配画面,而不是厚此薄彼地只突出某一个人。而《纽约时报》的迪乌•伊兹考夫则认为这是一部加强版的《007:皇家赌场》,只是风格上不走偏锋不再低调,规模上愈加豪华。金•纽曼在《帝国》杂志上总结说:“这绝对是你心目中新世纪的新邦德,有型而不装蛋,传统而又时尚,影片人物复杂、笑料入时,张力十足又发人深省。”《芝加哥太阳报》的罗杰•爱博尔特为影片打出了满分,“这是通过智慧劳作对一个人人爱戴的的文化偶像给予的激情欢颂。”《新政治家》的瑞恩•吉尔贝则感受到“影片充溢着怀旧之情”他说:“有时候东西还是老的好。”
评论家们同时盛赞丹尼尔•克雷格在片中的表现。罗杰•爱博尔特(《芝加哥太阳报》)说:“他以前饰演的007并不能使人信服,这次他完全做到了。”
菲利浦•弗兰切说他的表现犹在肖恩•康纳利之上,而丹尼尔•柯如帕(“玩世幻想”网站)则认为克雷格在片中表现就是作为一个伟大的演员名符其实的“标准化表演”。爱德华•波特(《太阳报》)写道:“克雷格树立了—机智冷漠—这个可信的邦德风范。”
瑞恩•吉尔贝(《新政治家》)认为克雷格以一种举重若轻的姿态诠释了邦德,却不失刚猛。
配角们也颇受好评。罗杰•爱博尔特(《芝加哥太阳报》)表示《007:大破天幕杀机》“终于为一代名伶朱迪•丹奇提供了一个可以发挥精湛演技的角色。她差不多就是本片的联合主演,她在本片中以超高的出镜率和动人的话语,使角色的丰满度和可亲度远超想象。”《星期日电讯报》的珍妮•麦卡锡对此表示同意,她说丹奇在本片中“熠然生光、令人激赏”,“仿佛连摄影机都意存期许,格外垂青于她”。对于哈维尔•巴登饰演的席尔瓦,麦卡锡则形容是有一种“令人忧忌的悍猛”。而亨利•K•米勒(《视与听》)认为巴登的角色是“几十年来最原汁原味的007电影模式的坏蛋”。一些评论指出配角们的大卡士阵容对本片的贡献功不可没,金•纽曼(《帝国》)觉得拉尔夫•费恩斯的表演“不温不火、严实认真”,十分令人瞩目。其它包括如爱德华•波特(《太阳报》)和丹尼尔•柯如帕(“玩世幻想”网站),还有《艺术家》杂志的奥利弗•莱特尔顿都分别对费恩斯还有本•卫肖(饰演“Q”)的表演做出了好评。
《华盛顿邮报》的安•豪恩讷迪评价导演萨姆•门德斯为邦德电影系列注入了新的活力,“《007:大破天幕杀机》情节流畅、节奏利落、风格复古,恰到好处地沿袭了传统而又做到了推陈出新”。亨利•K•米勒(《视与听》)十分认可上述说法同时称门德斯值得钦佩应该“再接再厉多导几部邦德片”。金•纽曼(《帝国》)也对门德斯对动作场面的处理大加褒扬。摄影师罗杰•狄金思同样收获诸多好评,金•纽曼(《帝国》)认为他为观众奉上了“该系列有史以来最为震撼的视觉效果”,亨利•K•米勒(《视与听》)则说这片子的影像“纷繁多变让人眼花缭乱”。
但是与此同时也有负面的评价,有评论就指出影片时长两个半小时,后面一小部分没有保持住前面的节奏,颇嫌拖沓。《卫报》的伊格赞恩•布鲁克斯也同样对此片持否定态度,认为影片“用全新形式发掘邦德内心并渲染他与上司的友谊”,可是这种大胆举措导致电影显得“过于多愁善感了”。丹尼尔•柯如帕(“玩世幻想”网站)则单独批评了娜奥米•哈里斯的笨拙表演,认为她与克雷格的互动过程中毫无默契可言。著名评论家菲利浦•弗兰切(《观察家报》)则委婉地表示此片是对前作“精彩的重复”,“搞笑的情节还算马马虎虎,至于邦德嘛还是一如既往,说被逮着就逮着,说能逃跑就能跑”。爱德华•波特(《太阳报》)认为本片确实“幽默有趣也有型有款”,但是对高潮戏有些小失望,说是“结尾很棒很干脆却颇有些不够严谨”。

《天幕杀机》的这段“序曲”,开始颇令我失望。追汽车、追摩托车,追火车,虽说也不乏刺激,却很老套,十几年前成龙大哥的《警察故事》系列就用过这样的桥段好吧?!唯一的新意就是火车上的铲车,却仍不能阻止我连连的失望。还记得《黑暗骑士》开始的飞机劫持人质的镜头吗?看看人家诺兰那格调,门德斯简直就是乡巴佬。正感叹文艺片导演还真不能拍这种大片时。突然,一颗子弹射过来,邦德死了。
我立马清醒过来。
门德斯这小子有点门道。“序曲”的这口气原来不在火力上,而在剧情上。也同样奠定了这部影片的格调。

邦德是死不了的,路人皆知。死的是以前的邦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作为间谍的邦德,拼的不再是智力,而是火力;007系列电影也不再关注邦德这个人,而是各种高科技武器的炫技和世界各地美景的“一日游”。邦德成了一个符号,宛若京剧的脸谱。《天幕杀机》上映时,是007系列电影的五十周年。五十,知天命。门德斯让邦德有了一个转身,不是华丽的,是古典的。

或许,影片序曲中的“追汽车,追摩托车,追火车”这“三追”也是这种古典的体现,原本在好莱坞的动作电影中,这“三追”是最传统的动作戏。除此之外,影片中的古典情结俯首皆是。每一部007的电影里,Q博士为邦德配备的武器是最令人期待的。这一部里,年轻的Q博士给邦德的新式武器居然是一个无线电定位器和一把指纹手枪。最有意味的是这部影片的选景,节俭程度在007系列电影中是罕见的,主要集中在土耳其、英国和中国这三个传统文化深厚的国家。英国的戏份中,二战时的地下防空洞(其实是修建于18世纪的地下城堡)和传统的地铁站成了主要场景,而在中国又选了上海和澳门。虽然上海代表着中国最现代的一面,但令人印象深刻的却是澳门那古香古色的赌场。或许,这种现代和传统的对立也体现了007电影五十年发展所经历的矛盾。影片越往后,这种古典的道具和场景越明显,最后,那辆在以前的007电影中出现过的老式汽车和古老的庄园,将影片的古典情怀推到了极致。

很多人用怀旧和复古来形容这一部的邦德电影,有一定的道理,至少这些看得见的道具和场景的确给人这样的感觉。但我认为,影片最有古典情怀的是故事本身。这次的邦德,面对的敌人不是一个集团,想要毁灭一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他所面对的是一个具体的人,而这个人也只是想复仇,杀掉毁掉他的那个人,即M。单一的、线性的故事情节不仅不复杂,甚至有些简单。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人吐槽这部影片的片名太坑爹,《天幕杀机》啊,《Skyfall》啊,天都塌下来了,至少也应该有个卫星、网络什么的,把全世界都给罩住,然后邦德出手拯救全世界,方显英雄本色啊。
这又是以前邦德的行动思路。
这一次,仅是个人恩怨,有血有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