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在豆瓣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好像应该先自我表白一下:这打分是以“同类型片”而论的。另外姐真的不是小清新文艺青年!姐喜欢砰砰砰(各种方式的)电影

虽然作为腐国国宝之一的007都有了24部电影,这却是我看的第一部(还是上映了5年后才看的,How
fashionable),所以这篇评论就是单拎出这部片讲,基本没有和其他集的对比。

打从一开始,我就下定决心不喜欢这任”Bond, James
Bond”——金发碧眼大肌肉坏小子气质神马的,ew!!!但是姐灰常喜欢这集007——classic
with an edge,classic很大,edge也很大,却平衡极佳,bravo

说是评论,其实电影本身没多少可写,以下多是周边的一些感想。

作为一部类型片,尤其是一部长寿类型片,观众对其结构走向甚至片段构造都已经有了一个既定的期待,野蛮粗暴地打破这种期待以示“不走寻常路”当然是自寻死路——这些期待是这类型片受欢迎能经典的群众基础,但是完全按既定预期走又很容易被批评为“庸俗”“没有新意”。
这部007该有bond的部分一点也没有少——搏击泡妞etc,在OST和摄影上很下了一番心力,使之在细节上跳脱而出显得品质不凡,尤其是主题曲的选择和片头MV的美术设计,彰显品味。影片刻意袭承了古典风格的取影(正中或对分平移)和六、十七年代的光影(澳门赌场一幕用的红色主调,这种做法应该是七十年代吧,表示不确定),但是剪辑和分镜上又非常现代化的节奏,算得经典元素的完美复起。
至于题材故事方面,本片似乎有意充当里程碑角色——顺应世界电影潮流,向更plot更严密人性更深入批判更现实的现代间谍片过度,但同时仍然保有007不同于其他特工的终极标签:女王的骑士。

为了本喵来的,不过也因为最近重温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又开始对间谍特工题材感兴趣。

在这个特工横行的好莱坞电影世界里,一块招牌掉下来总能砸死一打间谍,CIA,FBI,KGB,MI6,摩萨德……陪葬两打恐怖份子。不安全,的确太不安全了。但是Hunt也好Bourne也罢,都还没有——极可能也达不成——James
Bond在屏幕上的辉煌:50周年,他还保有特工NO.1的头衔。美女名车高级订制最新科技环游世界,这些硬件Ethan
Hunt也有,软件上他甚至还有阿汤哥的脸。早前就私下分析过,007之所以是全世界直男幻想中的自己,全世界直女幻想中的直男(基友的数据我暂时的没有),最无法超越的优势是:他是女王的特工。


君宪的好处之一是将“国家”概念具象化到一位优雅端庄的老太太身上。007小说诞生时,二战结束不久,百废待兴,女王年方26刚刚登基。忠诚勇敢对敌人如秋风扫落叶般的James
Bond无疑是这位肩负重任却缺乏经验历练的年青女士的守护神,于是他自然而然成为“骑士”形象的延展(相当于我国的大侠)。较之笔挺的西装,其实是这位隐藏在他身后的女王给予了James
Bond绅士感和古典味。
相比之下美国的间谍们就没那么好运了——电影人基于自己的政治立场也好(搞艺术的左派居多)为了迎合观众的吐槽需要也好,常把他们的顶头上司描写为阴险狡猾自私冷酷黑心烂肠的政客们,把他们拼了老命保护的政府刻画成诡诈阴祟尔虞我诈。谁倒是敢这样描写英女王试试看~~~

说起来作为一个90后先看了Kingsman的解构主义,又看了TTSS这种反传统的“冷”谍战,反而一直没有接触其所解构的“传统”——正牌经典特工片007。
这样的顺序倒错很有意思,令我不会像很多影评人一样发出对Kingsman的革新意味的惊叹,甚至我会觉得,如果这部007可以把剧本再打磨一下,例如某些剧情合理化,使主线更清晰,该交代的交代好之类等等任何电影都该做的基本功做得更好,那么其精彩程度也不会亚于Kingsman。
扯远一点的话,又使我想到当我们做了足够多的创新,那么对未来首先接触的就已经是“创新”的电影的人来说,再下一步是走得更远,还是说回归传统也将成为未来的一种“创新”呢?
不过话说回来,按照现在这样主流电影都正在变成一种电影而只能以完成度来区分评价的趋势,都已经完全无所谓“创新”还是“回归传统”了。

007的形象总是伴随国际局势而变化,时而如可靠的情人(初登场时),时而如悲痛的丈夫,如而如叛逆的儿子。如今英女王已经是一位饱经风霜的祖母,全世界都在揣测继位者属谁,甚至君宪制是否仍有保留的必要。另加欧洲经济衰退,苏格兰将2014年公投是否独立,她更显得脆弱,更让人怀念那曾经的风采容发的岁月那一去不复还的时光……
而就在这个时候007系列电影迎来了50年纪念。还有比现下更适合怀旧的机会么?007空前的也可能是绝后的变成“乖觉的孩子”。M是英女王在屏幕上的替身——打从选择Judi
Dench出任此角色始,这个意图就很明显。在这部告别演出里,M极尽可能地展现了她的英国特色:内敛的感情、偏冷的幽默感、坚毅的个性、诗人的亡夫,配合典雅的大衣和各色格子围巾。
M甚至参与了最后的战役。现任女王在二战时曾加入Women’s Auxiliary
Territorial
Service获得中尉军衔,不过她的职务是司机和机械师——确实不长于射击。


虽然整个布局围绕信息科技展开,但是最后一战却发生在地处苏格兰的古堡,对手是IRA风格装扮的私人武装,作战方式是古典的游击埋伏。good
old
times是这集的主题,影片第一镜的复古风格和贯穿序幕的bumbumbum主题新编就向观众承诺了这一点。
经济冉冉升起几图加入欧盟却被奥斯曼帝国的过往所限的伊斯坦布尔,全无古国风韵俨然山寨版纽约的魔都,和古今交织中玉其外洋絮其中的澳门,bond跟silva集团三度遭遇战的地点都是精心选择。谢耳朵附体极客风十足的Q提供给Bond的新装备是最传统的手枪和radio。
sometimes the old ways are
best,诚如Bond所言,这些细节还有他身上的复古西装复古手表驾驶的经典车款,都是在提醒观众:无论好莱坞间谍形象如何变化,007终归是女王的骑士,aka绅士中的绅士——这是他与众不同之处,经久不衰之因。

扯回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无论是007,Kingsman或是TTSS,特工片真是腐国一大特色名片了。这东西在我心目中那就是和福尔摩斯一样,任凭故事或形式怎么改变,最终还是只有英国人才能拍出范来。即便也有经典的谍影重重、碟中谍系列,但在我看来也并不能归在一类里了。

故此,本集放弃了“对抗敌对海外势力”的cliche,将矛盾内化,集中在M也即是女王也即是“国家”身上。Bond和Silva对M的感情都有一种介于情人和母子之间的暧昧。“情人”一层是对过往的怀念,“母子”一层是对当下的总结。
Bond和M彼此信任互相打趣(特别是Bond回归的那场戏),虽然有很深的感情羁绊却不愿亦不能诉诸于口。她把感激与愧疚写进他的死亡报告,他则用“复职”的行动表达牵挂与不舍。他们用吐槽表示“很高兴再见到你”。最后他为了保护她不惜毁掉自己的故居(“我一直讨厌这个地方”真的不是针对苏格兰的傲娇吐槽么?)
Silva自称曾经是M的爱将,从M记得他的本名并自觉有必要向Bond告白这一点可以确知Silva所说的是事实,也即可推断他跟M的关系曾一度与Bond一样。打silva看到bond双亲的墓碑时的表情可揣测他也是孤儿,从他的名字可知他也是移民后裔(bond的妈妈信delacoix,是法国姓氏),他们是穿越时空的一体两面(于是silva调戏bond那一幕也不是单纯的卖腐)。silva曾将M视为母亲,却自感被伤得太重从而由爱生恨。
同样是被M在关键时刻当成“弃子”,bond跟silva截然不同的选择反映的是处在分裂岔口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共和国的态度(如果苏格兰独立了,IRA的春天还会远么?)。当然美国佬还是倾向于bond这样的“孝子”——怨恨一下就好了,关键时刻还是应该保护老妈。

腐国人民有着独特的走到哪里都不会认错的独特accent,从高贵又带着腐朽气息的RP到伦敦底层的
Cockney以及略边缘的奇葩苏格兰口音个个有趣;有着阴暗潮湿的天气正好配上特工片里老男人们一张张神色冷峻的脸,说话时带上大概只有英国人自己才懂得sarcasm,并用冷漠的表情回应美国人夸张的美式幽默;他们有着美丽的城市风光,大片保留完好的有几百年历史的老旧建筑和现代化大都市不知怎么就完美地契合在一起,相得益彰,足以让特工们(或侦探们)站在屋顶上俯瞰伦敦思考人生(并跳下去);文化中有着老旧经典学院派的Shakespeare,有着古老高贵(或者自负)的骑士精神;有永远一张嫌弃脸一直不退位的女王和她的柯基们,以及其代表的背后的英国皇室和大不列颠的威严。

这个主题选择对007系统来说算得突破,结合新崛起的东方经济体(土耳其+天朝),跟brainy
is new sexy的新兴人类,为全片的复古风格加了一层sharp
edge,怀旧亦是告别。新秘书,新M,新时代,也许不久的将来会有新的王,old
dog, new
tricks,有些东西是与世具进的,有些东西是亘古不变的——比如007所体现的绅士风范与所承载的骑士精神。

当曾经的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如同腐国男人们的发际线逐渐退却时,人们也收敛了昔日张扬的高傲姿态,人人一副“我们的帝国衰落了但我们不说”的样子,内心深处却始终怀着固执的骄傲,缅怀帝国过去的荣光。生活中满大街的年轻人或许看起来同美国人一样随便,但在电影中特工们就必须穿上高定西装,永远古板而完美的三件套,黑色长柄伞和和黑框眼镜。
“西装是现代绅士的盔甲,皇家特工是新时代的骑士”
、“身为王牌特工首先是一个gentleman”,拿腔拿调(非贬义)永远比打斗更重要,邦德少了阿斯顿马丁和
Martini 再怎么能飞檐走壁也不是007。

作为一部classic的间谍电影,追车和火拼两大场景缺一不可。本片将这两大要素分放在头尾两段,既保留了此类型片应有的肾上腺素刺激,又能腾挪出大把时间去塑造人物关系——尤其是反派。silva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天生坏种”,他是“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带有悲剧色彩,他对M的感情过于复杂(几类似于Savage
Grace之类的文艺片),是一个极端的叛逆与破坏者。
Barden大叔当然不会miss这个人物变态扭曲的一面,却同时奇妙地给予了这个人物强健和控制感(就连他调戏bond那一段都不显丝毫娘娘腔,姐甚至觉得如果真上的话,他应该是top),从而使其行为不显得单纯病态而具有某种damaged
intensity,令人——至少是令我——心有戚戚焉:唯有你才能令我俩皆获自由,please
do it!!!
说到令人难忘的反派神马的……我现在已经无法正视Barden叔演的正派形象了。

而另一方面,伦敦奥运会有James
Bond陪同女王陛下出场,幽灵党的首映也有王室参加。电影中的高贵优雅和腐国人民对007这一文化符号的重视在某种程度上彰显着他们想要寻回和展示的骄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