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的美国,在种族歧视的背景下,三名黑人女性凭借知识与品德助力航天事业,最终赢得尊重的励志故事。观后我深受感动,再次思考“人的困境”这一命题。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生存困境,而唯有坚持到底的伟大精神才能帮助我们打破困境,捍卫权益。

《隐藏人物》讲了一个上个世纪60年代,以三名黑人女性为代表的、在NASA工作的有色人种打破种族歧视的偏见,为美国航天事业作出杰出贡献的故事。

影片中的三位女性各揣梦想,在NASA工作,然而,即使是在这样一个顶级人才聚集、讲究科学与知识的地方,也对“有色人种”存在偏见与敌意。Katherine进入太空任务组,办公室里多出一个供有色人种使用的水壶,上厕所要一路跑到半mile以外的楼里只因为那里才有供有色人种使用的厕所。Mary
生性要强,为了在宇航局获得培训与晋升的机会,不放弃任何递交申请的尝试,却被一次又一次划高准入门槛。Dorothy
梦想着当上真正的管理者,但她带领的西部算法小组即将被解散,上层对她的诉求不屑一顾。尽管外界困难重重,这三姐妹用才华与勇气为自己迎来一席之地。当Harrison亲手去砸掉有色人种厕所标识,当法官也认可“the
importance of the
first”并为Mary敞开学习之路,当Dorothy带领她的团队学习程序编译、最终堂堂正正地走进IBM,我感到,对于人类历史而言,以个体奋斗推动社会的平等与进步,比同时代的航天事业更值得骄傲。

故事根据真实的小说《Hidden
Figures》改编。那个年代正值美苏冷战和太空竞赛时期,两个超级大国都拼命想把自己的人先送上太空。当时的计算机发展还处于很初级的阶段,因此NASA就有一个很特殊的职业:计算师。他们参与到火箭轨道预测、发射窗口计算等复杂的工作中。

我是一个90后北漂,和不少同龄人一样抱怨着生活压力大、晋升空间小等等,我们自嘲着努力是最没有用的事儿,然后在唉声叹气里结束一天的工作。也许都忘了,当年学校里的佼佼者是怎样战胜困境的,如今为何随波逐流。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看一部像《隐藏人物》一样的电影,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梦想,因为像狄更斯说的,也许每个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电影里有这样一段总统讲话,他说我们要登月,去实现更多的梦想,不是因为轻而易举,而正是因为它们困难重重。我不热爱困难,它们让我感到自己的软弱,但我也不怕这些困难,它们让我更加强大有力量。

而计算师和计算师也是不一样的。NASA当时有个部门叫“有色人种计算部”,工作的人员几乎都是黑人女性。故事的三名主角Katherine、Mary和Dorothy就是其中的代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4858美高梅,月野兔爱吃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里三个人物的成长和设定都非常有代表性。Katherine精于计算,在最困难的时刻,计算出了飞船发射和回收的轨道和地址;Mary年轻、美丽又好强,为了获得和白人平等的接受专业学校的教育,她走上法庭,以其坚韧和动理的说理打动了法官,最终成为NASA第一名黑人女性工程师;Dorothy有远见、有责任感。她敏锐地查觉到了未来的趋势,组织有色人种计算部的同事们学习使用最新引入的IBM计算机,最后不仅保住了整个部门的工作,还使她们的工作得到了更多认可。

三位主人公都曾被不公对待,但是最终,她们靠着自己的才华,撕掉了社会贴给她们的标签,实现了自我价值。

电影的叙述非常冷静。没有跳出来的控诉,没有煽情、没有过份渲染苦难。故事中仅有的情绪爆发发生在Katherine告诉质疑她的主管,她不在工位上是因为要去很远的地方找有色人种专用厕所。除以之外,完全是靠情节推动的。

故事对20世纪60年代种族歧视的描写也非常有真实感。这里的“真实感”指的是,故事冲突并非极具戏剧性,它看起来就像我们身边鸡毛蒜皮的小事,但是却很动人、很有力量。当时美国已经废除了种族隔离政策,然而积累下来的对有色人种的歧视远未消除。有些人带着偏见、更多的人是带着偏见却并不自知。

比如故事中的那位白人男主管和女主管。他们并非针对任何黑人,他们只是习惯了以那样的方式对待有色人种。这是一种刻入骨髓的优越感,这让他们显得无礼且无知。所以白人主管坚称自己没有区别对待他人时,Dorothy才冷淡却尖刻地回敬:“我相信你觉得你自己就是这么想的。”

但是当这种社会刻板印象被打破时,他们也能够自我反思和改变,比如后来男主管递给Katherine的咖啡和女主管向Dorothy的道歉和求助。电影在讲述这些故事时,使用了更贴近日常生活的白描手段。这些人物更像我们平常会遇到的甲乙丙丁。他们不是圣人,但也不是坏人;他们会犯错,但是也会改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