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有一把剑,藏在袖子里. 我知道 她想杀了我.
她的剑刺得很凶,虽然并没有什么章法. 琴弦尽数断了,她的刀劈在琴上.
檐下扑楞楞地飞起几只朱雀. 我踉跄地退了几步去看她.
目若点漆,尽是不甘的神色. 她像破了的美人筝,软软地栽倒在地上. “你……”
我想,也许我不该躲她的剑. 我亦要背负这罪业了. 我想杀的人死在了我的剑下.
想杀我的人死在了我的剑下。

●嬴政,秦国的王,天下的王,也是孤独的王
 
他有一个理想,一个“须臾不敢忘”的理想,他要建立“一个更大的、大得多的国家,秦国和六国眼睛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地方都成了一个国家,天下的人都是这个国家的百姓。这个国家只有一个王,一个好的君王。这个君王,在六国灭亡的时候,要救护那里的百姓、人民。到处建立郡县,让清廉的官吏来管理,让遍地都长满了禾黍,百姓可以安居乐业;把驰道修到边疆,把长城筑到远方,匈奴和四夷进犯时,挡住他们的马蹄;再把石碑立在泰山上,把石简竖在大海边,纪念天下的统一。”
那时候,人民就可以称他:“秦,始皇帝。”
 
他须臾不敢忘,因为时刻有人提醒他:“君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统一天下的大愿了吗?”当他禁闭母后、摔死新兄弟时,他流着泪;当他迫不得已逼死自己的父亲时,他流着泪;可是当最后赵女也离开他时,他自己提醒自己:“君王嬴政,你忘了秦国历代先君统一天下的大愿了吗?”说完,他笑了。
 
没有人理解他,每个人都想他死,每个人都骂他“天杀的嬴政!”,甚至曾经深爱过他的赵姬。
 
他是王,天下的王,虽然,他杀过很多人。
 
●荆柯,一个刺客,杀过很多人,嘴里却总念叨“我不杀人”
 
他曾是一个杀手,(当然不是张卫键那种专杀人手的“杀手”),一个给钱便可以杀人的人,即使是杀人全家。他还很会作生意,别人出“五千”,他撇一撇嘴,要“十千”。
 
他后来后悔了,因为盲女的死,他决定不杀人,可他又要去刺杀秦王,他以为这样就是在救“燕国的孩子、天下的孩子”,他觉得这次的“杀”,很伟大,很值得。他想赎罪,为以前的杀人赎罪。他哪里知道“只要六国还在,战争还不会停止,天下就永不得安宁。”
 
他很勇敢,可他是个愚夫。
 
●赵姬,嬴政的女人,荆柯的女人,叫荆柯杀嬴政的女人
 
她爱嬴政,更爱她的祖国。她想维持他们之间的爱情,于是,她要为嬴政做事,为她的祖国的敌人做事。
 
她以为怂勇燕丹派刺客杀秦王,秦国就要有了出兵的借口,燕国就会不战而降,她就可以避免流血和战乱,她想错了,她哪里知道“列国纷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理想破灭了,她便真的派荆柯杀嬴政,让她现在的男人去杀她过去的男人,为的,是“救天下的孩子”。这真是一种“不同的杀”,真是一种“不同的爱”。
 
可是,在那样的时代,她表现的只能是“妇人之仁”。

“你该重新盖一间屋子,种几棵果树.如果我能来,就来看你.如果我不能来,你也别怪我.”
那个女人这样对我说. 屋子建好了,她没有来过. 数了数梁上的刻痕.
原来,我不做杀手很多年了. 从前睡前要喝几碗酒.
如今不用喝酒,也会睡得安稳,做关于太平年间的梦.
田里的麦子都熟了,我挥着镰具,刀依旧很快.

何为大道? 君王行霸道,剑客行义道,生民呢? “行生息繁衍之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