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评价比较两极。我很想问一句,有谁真正读了《史记荆轲列传》?我把荆轲列传贴在下面,大家用心读完,就会知道为什么荆轲刺秦这个故事经久不衰,为什么陈凯歌这部电影剧情改编的幼稚可笑,人物单薄流俗,历史上的很多精彩处也都改的可笑,读完原文我会一一分析。

荆轲,战国末期卫国人,著名刺客。也称庆卿、荆卿、庆轲。受燕太子丹之托入刺秦王嬴政,失败被杀。荆轲其人典故被收录在司马迁《史记卷八十六刺客列传第二十六》之中,图穷匕见的典故即来自此。
传说荆轲本是齐国庆氏的后裔,后迁居卫国,始改姓荆。荆轲喜读书击剑,曾游说卫元君,不为所用。后游历天下,与四方名士豪杰交往。曾经在榆次和盖聂论剑,话不投机,盖聂怒目而视,二人不欢而散。又在邯郸和鲁句践争道,鲁句践怒斥他,他默默逃走。又到燕国,和当地的狗屠夫及擅长击筑的高渐离结交,成为知己。荆轲嗜酒,每天和高渐离在街市中喝酒,酒酣之时,高渐离击筑,荆轲唱歌,唱着就哭了起来,认为天下没有知己。燕国处士田光也结识荆轲,认为他不是平常人。
受太子丹礼遇
时秦王政即将伐燕,燕太子丹和田光商议抗秦。田光推说自己年老,不能成大事,并向太子丹推荐荆轲,田光离开之前,太子丹对他说:我与你谈的是极为机密的计划,你千万别传扬出去。田光找到荆轲,对荆轲说了把他向太子推荐的事后,就说:太子既然对我不放心,就表示我不是一个被太子所信任的侠义之人,你赶紧去见太子,并告诉太子,田光已死,表明我绝不会泄漏机密。于是,
荆轲急见太子丹,太子丹知田光已死,痛哭不已。对荆轲说:现在秦国吞并土地,欲望没有止境。不到吞并天下所有的土地使海内所有的诸侯称臣的地步,它就不停止侵略。现在秦已灭韩国,吞并其领地。又出兵南伐楚,北攻赵。王翦带兵数十万攻漳、邺,李信攻打太原、云中。赵国不能抵抗,一定会投降,那么接下来就轮到燕国了。燕国弱小,无法抵抗秦国。诸侯惧怕秦国,不敢合纵。我有一计,派勇士出使秦国,以重利诱之。秦王贪婪,一定想得到利益。这时就劫持他,使他归还所侵占的诸侯土地,就像以前曹沫对齐桓公所作的一样。这样最好不过,如果不行,就杀了他。秦国一时无主,一定内乱。这时诸侯合纵,一定能打败秦国。但我不知派谁合适,请荆卿为我留意。荆轲想了很久:这是国家大事,我才能低下,恐不足以胜任。太子急忙磕头,再三请求。荆轲于是答应,太子尊荆轲为上卿,安排他住最好的屋子,每天问安,供应太牢具(牛、羊、豕三牲具备)等级的美食,车马美女随他享受。
太子丹与荆轲商议行刺秦王政,必须先取悦他而接近他,如果献上燕督亢地图,秦王政一定乐于接见。太子丹曾在秦国做过人质,知秦王疑心重,连殿前武士都不准携带刀剑,外国使节晋见更不得配剑,所以要将匕首藏在地图内,在替秦王展示地图,秦王专心聆听简报时,趁机行刺,若未刺及秦王的要害则使其不会毙命,因此在匕首上淬上剧毒,只要画破秦王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会毒发身亡。于是荆轲去赵国的榆次找到铸剑名匠徐夫人,铸造淬有剧毒的匕首,可以见血封喉。
后来荆轲对太子丹说:只凭一张燕督亢地图,未必能取信秦王政,一定还要有一信物。从秦国逃来的樊于期将军,秦王悬赏金千斤邑万家来要他的首级。如果用樊将军的首级和燕国督亢的地图献给秦王,秦王一定会接见我,这是我就可以报答您了。太子丹惊讶地说:樊将军在穷途末路的时候来投奔我,我不能这样背信忘义的杀他,请您另想办法。
荆轲知道太子不忍心,就私下见樊于期,说:秦国迫害将军也太厉害了,父母宗族都被杀了,又悬赏金千斤邑万家来要你的首级,将军怎么办?樊于期说:每次我想到这事,就恨透了秦王,但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荆轲说:现在有一条计策可以解燕国的忧患,报将军的仇,怎么样?樊于期问何计?荆轲说:希望得到将军的项上人头献给秦王,秦王一定开心地来接见我,这时我左手抓住他的袖子,右手用匕首刺进他的胸膛,将军觉得怎么样?樊于期知能报仇,毅然自刎。太子听说这事,急忙赶来,伏尸痛哭,用匣子盛其首级并贴上封条。
燕国有勇士秦舞阳,人们都不敢正眼看他。秦舞阳被指定担任荆轲的副手。过了很久,荆轲仍迟迟未行。太子丹以为荆轲反悔了,就说:荆卿难道有别的想法吗?我请求让秦舞阳先去秦国吧。荆轲大怒,斥责太子道:太子为何心急?我之所以留下,是想等我的朋友一起。既然太子催促,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不久荆轲与秦舞阳出发前去秦国。太子和宾客都穿白衣在易水边送别荆轲。在易水边,祭过道路之神,就要上路了。高渐离击筑,荆轲和着用变征调唱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用来又用羽声歌唱,史书上说,高渐离击筑,荆轲唱得太悲壮了,以至于听者嗔目,发尽上指。
行刺秦王
荆轲到了秦国后,重赂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蒙嘉先对秦王说:燕王非常惧怕大王您,不敢带兵抵抗,愿意带领整个国家投降,做个郡县的小吏,可以奉守先王的宗庙。恐惧到自己不能说,谨派使者带樊于期的头和燕国督亢的地图献上。秦王大喜,就穿朝服,设九宾,来接见燕国的使者。荆轲手捧装樊于期的头的匣子,秦舞阳手捧地图跟在后面。到了殿上,秦舞阳脸色忽然变得很恐惧,群臣感到奇怪。荆轲回头看了下秦舞阳,笑着说:北方蛮夷小人,没有见过天子的威严,所以恐惧。请大王原谅。秦王对荆轲说:把秦舞阳拿的地图拿来。荆轲把地图拿来,秦王打开地图,图穷而匕显。荆轲左手抓住秦王袖子,右手用匕首刺秦王。秦王大惊,站了起来,挣断衣袖。想要拔剑,却剑身太长,拔不出来。荆轲追秦王,秦王绕着柱子逃跑。大臣们都惊慌失措,武士都在殿下,没有诏谕不能上殿。这时侍医夏无且把一个药囊向荆轲扔去,荆轲伸手挡了一下,群臣一齐喊:大王背剑。秦王趁这时把剑转到背后拔出,回头砍断荆轲的左腿。荆轲倒地,将匕首扔向秦王,不中,中铜柱。秦王向荆轲连砍八剑,荆轲自知失败,靠在柱上笑着对秦王说:我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想生擒你,迫使你把诸侯的土地归还。武士冲上殿来,杀掉荆轲。秦王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下面先读一下原文。

荆轲者,卫人也。其先乃齐人。徙于卫,卫人谓之庆卿;而之燕,燕人谓之荆卿。
  荆卿好读书、击剑,以术说卫元君,卫元君不用。其后秦伐魏,置东郡,徙卫元君之支属于野王。
  荆轲尝游过榆次,与盖聂论剑,盖聂怒而目之。荆轲出,人或言复召荆卿,盖聂曰:“曩者吾与论剑有不称者,吾目之,试往,是宜去,不敢留。”使使往之主人,荆卿则已驾而去榆次矣。使者还报,盖聂曰:“固去也,吾曩者目摄之。”荆轲游于邯郸,鲁句践与荆轲博,争道,鲁句践怒而叱之,荆轲嘿而逃去,遂不复会。
  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荆轲虽游于酒人乎,然其为人沈深好书,其所游诸侯,尽与其贤豪长者相结。其之燕,燕之处士田光先生亦善待之,知其非庸人也。
  居顷之,会燕太子丹质秦亡归燕。燕太子丹者,故尝质于赵,而秦王政生于赵,其少时与丹欢。及政立为秦王,而丹质于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燕太子丹不善,故丹怨而亡归。归而求为报秦王者,国小力不能。其后秦日出兵山东,以伐齐楚三晋,稍蚕食诸侯,且至于燕。燕君臣皆恐祸之至。太子丹患之,问其傅鞠武。武对曰:“秦地遍天下,威胁韩魏赵氏,北有甘泉谷口之固,南有泾渭之沃,擅巴汉之饶,右陇蜀之山,左关崤之险,民众而士厉,兵革有余。意有所出,则长城之南,易水之北,未有所定也。奈何以见陵之怨,欲批其逆鳞哉?”丹曰:“然则何由?”对曰:“请入图之。”
  居有间,秦将樊于期得罪于秦王,亡之燕,太子受而舍之。鞠武谏曰:“不可,夫以秦王之暴,而积怒于燕,足为寒心,又况闻樊将军之所在乎!是谓委肉当饿虎之蹊也,祸必不振矣,虽有管晏,不能为之谋也。愿太子疾遣樊将军入匈奴以灭口,请西约三晋,南连齐楚,北购于单于,其后乃可图也。”太子曰:“太傅之计旷日弥久,心惛然,恐不能须臾。且非独于此也。夫樊将军穷困于天下,归身于丹,丹终不以迫于强秦而弃所哀怜之交,置之匈奴,是固丹命卒之时也,愿太傅更虑之。”鞠武曰:夫行危欲求安,造祸而求福,计浅而怨深,连结一人之后交,不顾国家之大害,此谓资怨而助祸矣。夫以鸿毛燎于炉炭之上,必无事矣。且以雕鸷之秦,行怨暴之怒,岂足道哉。燕有田光先生,其为人智深而勇沈,可与谋。”太子曰:“愿因太傅而得交于田先生可乎?”鞠武曰:“敬诺。”出见田先生,道太子愿图国事于先生也。田光曰:“敬奉教。”乃造焉。太子逢迎,却行为导,跪而蔽席。田光坐定,左右无人,太子避席而请曰:“燕秦不两立,愿先生留意也。”田光曰:“臣闻骐骥盛壮之时,一日而驰千里,至其衰老,驽马先之。今太子闻光盛壮之时,不知臣精已消亡矣。虽然,光不敢以图国事,所善荆卿可使也。”太子曰:“愿因先生得结交于荆卿可乎?”田光曰:“敬诺。”即起趋出,太子送至门,戒曰:“丹所报,先生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也。”田光俯而笑曰:“诺。”偻行见荆卿曰:“光与子相善,燕莫不知;今太子闻光壮盛之时,不知吾形已不逮也,幸而教之曰:‘燕秦不两立,愿先生留意也’,光窃不自外,言足下于太子也,愿足下过太子于宫。”荆轲曰:“谨奉教。”田光曰:“吾闻之,长者为行,不使人疑之,今太子告光曰:‘所言者国之大事也,愿先生勿泄’,是太子疑光也。夫为行而使人疑之,非节侠也。”欲自杀以激荆卿,曰:“愿足下急过太子,言光已死,明不言也。”因遂自刎而死。
  荆轲遂见太子,言田光已死,致光之言。太子再拜而跪,膝行流涕,有顷而后言曰:“丹所以诫田先生毋言者,欲以成大事之谋也。今田先生以死明不言,岂丹之心哉!”荆轲坐定,太子避席顿首曰:“田先生不知丹之不肖,使得至前敢有所道,此天之所以哀燕而不弃其孤也。今秦有贪利之心,而欲不可足也,非尽天下之地,臣海内之王者,其意不厌。今秦已虏韩王,尽纳其地,又举兵南伐楚,北临赵,王翦将数十万之众距漳、邺,而李信出太原、云中。赵不能支秦,必入臣,入臣则祸至燕。燕小弱,数困于兵,今计举国不足以当秦。诸侯服秦,莫敢合从。丹之私计,愚以为诚得天下之勇士,使于秦,窥以重利,秦王贪,其势必得所愿矣。诚得劫秦王,使悉反诸侯侵地,若曹沫之与齐桓公,则大善矣。则不可,因而刺杀之。彼秦大将擅兵于外,而内有乱,则君臣相疑;以其间,诸侯得合从,其破秦必矣。此丹之上愿,而不知所委命,唯荆卿留意焉。”久之,荆轲曰:“此国之大事也,臣驽下,恐不足任使。”太子前顿首,固请毋让,然后许诺。于是尊荆轲为上卿,舍上舍,太子日造门下,供太牢,具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
  久之,荆轲未有行意。秦将王翦破赵,虏赵王,尽收其地,进兵北略地,至燕南界。太子丹恐惧,乃请荆轲曰:“秦兵旦暮渡易水,则虽欲长侍足下,岂可得哉!”荆轲曰:“微太子言,臣愿谒之,今行而毋信,则秦未可亲也。夫樊将军,秦王购之金千斤,邑万家。诚得樊将军首,与燕督亢之地图,奉献秦王,秦王必说见臣,臣乃得有以报。”太子曰:“樊将军穷困来归丹,丹不忍以己之私而伤长者之意,愿足下更虑之。”荆轲知太子不忍,乃遂私见樊于期曰:“秦之遇将军可谓深矣,父母宗族皆为戮没,今闻购将军首金千斤,邑万家,将奈何?”于期仰天太息,流涕曰:“于期每念之,常痛于骨髓,顾计不知所出耳。”荆轲曰:“今有一言可以解燕国之患,报将军之仇者何如?”于期乃前曰:“为之奈何?”荆轲曰:“愿得将军之首以献秦王,秦王必喜而见臣。臣左手把其袖,右手揕其胸;然则将军之仇报而燕见陵之愧除矣。将军岂有意乎?”樊于期偏袒扼腕而进曰:“此臣之日夜切齿腐心也。乃今得闻教。”遂自刭。太子闻之,驰往伏尸而哭,极哀。既已不可奈何,乃遂盛樊于期首函封之。
  于是太子豫求天下之利匕首,得赵人徐夫人匕首,取之百金。使工以药錊之,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乃装为遣荆卿。燕国有勇士秦舞阳,年十三杀人,人不敢忤视,乃令秦舞阳为副。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治行,顷之,未发,太子迟之,疑其改悔,乃复请曰:“日已尽矣,荆卿岂有意哉?丹请得先遣秦舞阳。”荆轲怒叱太子曰:“何太子之遣?往而不反者竖子也。且提一匕首,入不测之强秦。仆所以留者,待吾客与俱。今太子迟之,请辞决矣。”遂发。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之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羽声慷慨,士皆瞋目,发尽上指冠。于是荆轲就车而去,终已不顾。
  遂至秦,持千金之资币物,厚遗秦王宠臣中庶子蒙嘉。嘉为先言于秦王曰:“燕王诚振怖大王之威,不敢举兵以逆军吏,愿举国为内臣,比诸侯之列,给贡职如郡县,而得奉守先王之宗庙。恐惧不敢自陈,谨斩樊于期之头,及献燕督亢之地图,函封,燕王拜送于庭,使使以闻大王。唯大王命之。”秦王闻之大喜,乃朝服,设九宾,见燕使者咸阳宫。荆轲奉樊于期头函,而秦舞阳奉地图匣,以次进。至陛,秦舞阳色变振恐,群臣怪之。荆轲顾笑舞阳,前谢曰:“北蕃蛮夷之鄙人,未尝见天子,故振慑,愿大王少假借之,使得毕使于前。”秦王谓轲曰:“取舞阳所持地图。”轲既取图奏之,秦王发图,图穷而匕首见,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持匕首揕之。未至身,秦王惊,自引而起,袖绝;拔剑,剑长,操其室;时惶急,剑坚,故不可立拔。荆轲逐秦王,秦王环柱而走。群臣皆愕,卒起不意,尽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持尺寸之兵,诸郎中执兵皆陈殿下,非有诏召不得上。方急时,不及召下兵。以故荆轲乃逐秦王,而卒惶急无以击轲,而以手共搏之。是时,侍医夏无且,以其所奉药囊提荆轲也。秦王方环柱走,卒惶急不知所为,左右乃曰:“王负剑。”负剑,遂拔,以击荆轲,断其左股。荆轲废,乃引其匕首以掷秦王,不中,中铜柱。秦王复击轲,轲被八创。轲自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以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也。”于是左右既前杀轲,秦王不怡者良欠。已而论功赏群臣及当坐者各有差,而赐夏无且黄金二百镒,曰:“无且爱我,乃以药囊提荆轲也。”
  于是,秦王大怒,益发兵诣赵,诏王翦军以伐燕。十月而拔蓟城,燕王喜、太子丹等尽率其精兵东保于辽东。秦将李信追击燕王急,代王嘉乃遗燕王喜书曰:“秦所以尤追燕急者,以太子丹故也。今王诚杀丹献之秦王,秦王必解,而社稷幸得血食。”其后李信追丹,丹匿衍水中;燕王乃使使斩太子丹,欲献之秦;秦复进兵攻之,后五年,秦卒灭燕,虏燕王喜。其明年,秦并天下,立号为皇帝。于是秦逐太子丹荆轲之客,皆亡。高渐离变名姓为人庸保,匿作于宋子。久之作苦,闻其家堂上客击筑,彷徨不能去。每出言曰:“彼有善有不善。”从者以告其主,曰:“彼庸乃知音,窃言是非。”家大人召使前击筑,一坐称善,赐酒。而高渐离念久隐畏约无穷时,乃退,出其装匣中筑与其善衣,更容貌而前。举坐客皆惊,下与抗礼,以为上客,使击筑而歌,客无不流涕而去者。宋子传客之。闻于秦始皇秦始皇召见。人有识者,乃曰:“高渐离也。”秦皇帝惜其善击筑,重赦之,乃矐其目,使击筑,未尝不称善,稍益近之。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复进得近,举筑扑秦皇帝,不中。于是遂诛高渐离,终身不复近诸侯之人。
  鲁句践已闻荆轲之刺秦王,私曰:“嗟乎,惜哉,其不讲于刺剑之术也!甚矣,吾不知人也!曩者吾叱之,彼乃以我为非人也。”

认真读完的话,会发现史记开始用了很多笔墨描写荆轲这个人。荆轲与其他刺客不同,更像韩信,电影中改编为受胯下之辱。这里的改编不伤大雅,可最重要的是原因。荆轲为何一身好剑术却甘愿受辱?

电影给出的理由,也就是荆轲的成长,简直是俗不可耐。。。最多就是全庸,金庸新水平。。。大概是杀手在一次任务中对生命有了触动,厌倦杀戮。这种设定可以说不能再俗了。。。大家想想看过多少中外动作片都是这种设定。卧虎藏龙、功夫、浪客剑心、好莱坞更多了。。。

可正史上呢?荆轲受辱是因为其的抱负与自信,说白了和韩信一样。可这样一个有用之身,应该像韩信那样建功立业,荆轲确实也是想着治国平天下的,可怎么去执行这样必死的任务呢?下面引入田光与太子丹的局,荆轲不得已受命。这是荆轲命运的转折。荆轲这时的情绪可想而知。所以荆轲之后便纵情犬马。

之后《东周列国志》有记载了这样的三个故事,投金娱情,杀千里马,赠美女手三个故事。下面选取第三个。

太子治酒于华阳之台,请荆轲樊於期相会,出所幸美人奉酒,复使美人鼓琴娱客。荆轲见其两手如玉,赞曰,“美哉手也!”席散,丹使内侍以玉盘遂物于轲。轲启视之,乃断美人之手。自明于轲,无所吝惜。轲叹曰:“太子遇轲厚,乃至此乎?当以死报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