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成为救世主吗?”

影片的开场是2002年的上海,一个卖不出去贫困潦倒、交不起租金付不起父亲医疗费,连儿子都要被有钱的前妻带走出国的男人——程勇。一开始,他并不打算走私“假药”,走私犯法,他不愿意冒这个风险。他又不是白血病人,为什么要铤而走险?他上有老下有小,他坐牢了,他们怎么办?因为这样的初心,所以,在后来遇上了卖假药坑人的张长林,他害怕了、收手了。也因为这样的初衷,他在面对印度格列宁工厂的厂长问他时,他的回答这么直白。

“救世主?不,我只想赚钱呀!”

“你想要做一个救世主?”

电影前半段的程勇因为钱铤而走险,因为钱转手就把代理权卖给了自己深恶痛绝的假药贩子。赚钱时候奸诈的嘴脸,卖药时嚣张的样貌,有钱时随意挥霍纸醉金迷的生活。徐峥精彩的表演给我们展示出了一个暴发户的典型形象。前半程的结局亦是如此,为了钱出卖了病友们的利益,为了自身的安危不顾病人们的死活。

“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赚钱。””命就是钱。”

镜头一转故事来到了后半段,一年后的吕病重,程勇不得已再次走上卖药道路,这次吕却没能挺过去。程勇在病房外听到吕的惨叫,看到白血病人绝望的眼神,他现在只想救人。不牟利,只救人。程勇宁愿自己亏本,也要救人。

程勇走私印度格列宁究其原因,还是瑞士格列宁的价格过于昂贵,天价的抗癌药让患者望而却步,因而才有了程勇走私之路的开端。卖印度格列宁的最开始,程勇是为了钱。钱就是命,命就是钱。有了钱,程勇才有钱给父亲做手术,才有钱交租重开店铺,才能不让儿子出国离开自己。

“这些就当作我还他们的吧。”

但是再后来,吕受益的去世让徐峥震撼,让他明白,如果自己不走这条贩卖印度格列宁的路,这样病情恶化而死的“吕受益”还有很多很多,那些之前找他买药的人,许多已经不在了。他按成本价卖,铤而走险却不为了赚钱,他的印度格列宁,之前卖五千,现在只卖五百。

一心只想着救人,他们想活命没有错。坐上囚车,道路两旁的病人摘下口罩送别,他更加确定自己没有做错。

也因此,在买格列宁的病人们被抓了,曹斌劝他们说出卖“假药”的人是谁时,大家都选择了沉默,一致的维护程勇。曹斌准备离去了,一个年迈的病患对他说的话,让他开始动摇。

无论是电影还是现实,最后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正是因为药神的努力,白血病药物进入了医保更多人能吃得起药了。这世上总有一些事值得我们去做,不是说做救世主,只是能给他们活命的机会。

“我病了三年,四万块钱的正版药,我吃了三年。房子吃没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药,你们非说他是假药,那药假不假,我们能不知道吗?那药,才卖五百块钱一瓶,药贩子根本没赚钱。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你就能保证你这一辈子不生病吗?你们把他抓走了,我们都得等死。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谢先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人命关天,为了救人命而违法有什么错?

印度格列宁被禁产,程勇唯一的办法是从店里按零售价两千块钱购买,众人看向他,他说。

“还是卖五百,剩下的钱我补。”

“就当我欠他们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