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防灾法律的完善任重道远

日本政坛  御厨贵:让日本敏感感受到时代变迁的时候已经到来,那就是日本“平成30年”和“明治维新150年”节点的到来。西历2018年只不过是单纯表示时间的记号,但与平成时代的终结和明治维新150年这一日本近代的节点相重合。  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御厨贵  而且,平成时代的终结并非天皇驾崩导致的突然结束,而是天皇退位带来的计划好的结束。日本此时将不得不思考时间刻印下的历史意义。平成的30年到底是什么?包括平成在内的明治以后的这150年又到底是什么?   灾害、恐怖袭击和社会不稳定的可怕时代     在2年前,我有一篇专栏说“不愉快时代”的到来,而如今将向着“可怕的时代”转变。笔者2年前曾指出自然灾害、恐怖主义、社会不安这3个问题,如今均以明确的形式显现出来。  熊本地震(编者注:2016年4月)导致“灾后”时代多层化(阪神大地震→中越地震→东日本大地震等周期缩短的地震和自然灾害)、从中东阿拉伯国家开始蔓延的恐怖主义的频发化、美国特朗普政权的上台与各国极右翼政权的诞生、以及对朝鲜的战争的“懦夫游戏(Chicken
Game)”化。自然灾害、恐怖主义、社会不安这3个问题明显给人带来了随时有可能发生的可怕感觉。            如果感到不愉快,移开目光就可以了,但如果发展为令人害怕,确实前途莫测,即使扭过脸去,对于这种不知何时会发生的事态也会始终心存恐惧。    平成的30年是地震等自然灾害频发的30年。看到3.11东日本大地震的发生,我清楚地意识到日本是“战后”终结,“灾后”的开始。由于不讲道理的灾害突然到来,数以万计的生命瞬间消逝,国土也将流失。这正是“战后”以来日本人长期没有经历过的事态。    战后时代长期持续,尚未进入灾后社会      如果把从二战结束后日本经济开始复兴到步入高速增长的时期视为“战后”,把进入平成之后视为“已并非高速增长”的时期,那么应在政治、经济、社会等所有领域推动换档的时机其实已经到来。尽管如此,日本人的“战后时代”实在是太长了,现在正是日本转向灾后社会的换档时间!      虽然时光飞逝,但即使在灾区,“灾后”社会也没有被充分意识到。从整体来看,日本又回到了原来的状态。正因为如此,笔者不得不重复“战后时代没有终结、灾后时代没有开始”这一自嘲性的说法。        但“灾后”时代实际上已在阪神大地震时开始,由于在“不愉快的时代”发生了熊本地震,平成的四大地震分别都存在“灾后”。因此,4个“灾后”的比较也成为可能。      1
2 3 下页 &gt&gt

4858美高梅,日本向来重视“防灾文化”的教育。在日本,“防灾文化”的教育不仅包括防灾安全教育,还包括政府的一些政策实施。如治水大坝等基础设施建设,气象科学等自然科学、工学技术水平的提升等。

因此,日本关西大学社会安全学部特聘教授河田惠昭认为,要进一步加强“防灾文化”教育,尤其重视城市的“防灾文化”教育,完善相关设施建设,让民众学会在灾害来临时自救。

灾害较少的昭和时代

4858美高梅 1

4858美高梅 2

虽然年号取名为“平成”,寓意“国内外、天地能够和平”。但是平成时代并不太平,就连国际上也发生了很多自然灾害。

直到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爆发,日本政府才意识到必须重新思考对地震的预防。但在实践中,政府要面临诸多问题。2018年大阪府北部发生地震,再加上西日本暴雨和台风21号等一连串灾害影响,留给政府修改法律的时间俨然不多了。此外,在救灾中,志愿者牺牲人数的上升问题也值得关注,这些都是摆在日本政府面前的课题。

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空间不断被挤占,寸土寸金的城市里高楼鳞次栉比、越建越高。这也带来了安全隐患。电路、水道覆盖整片街道住宅,一旦发生地震,即使高层没有遭受损失也会受到区域停水停电的影响。而且要将众多住户统一安置在指定的避难所并非易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