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报道,长春海外、通化金马、修正药业、青海格拉丹东、四川蜀中制药等赫赫有名的药厂,竟然使用工业明胶制作的胶囊。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4月15日当天即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对媒体报道的13个铬超标产品暂停销售和使用。并明确表示,坚决查处药用空心胶囊铬超标企业。记者4月17日从国家药监局获悉,该局督查组已到达全国有名的胶囊之乡浙江省新昌县。

工业皮革下脚料制毒胶囊,多家药企爆发信任危机。媒体近日曝光了一些药企用工业皮革下脚料制作的毒胶囊,下脚料做毒胶囊,这些毒胶囊含有过量的铬有可能致癌,本身治病的药如今成了毒胶囊。怎么能用工业皮革的下脚料制毒胶囊救人救命?这不是更深层的毒害吗?人们还怎么相信这些所谓救死扶伤的药企呢?

国家药监局表示,督查组正在会同当地药监部门对报道涉及的药用空心胶囊生产企业进行检查,尽快查明药用空心胶囊所用原料明胶来源、质量检验、生产工艺及产品销售去向等情况。相关省食品药品监管局已派出检查组对媒体报道涉及的9家药品生产企业开展监督检查,尽快查明药用空心胶囊来源、胶囊入库检验、生产使用及产品销售等情况,并抽取药品进行检验。待结果出来后,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将对违法违规行为依法严肃处理,并及时向社会公布。

4月15日,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播出节目《胶囊里的秘密》,曝光河北一些企业用生石灰处理皮革废料进行脱色漂白和清洗,随后熬制成工业明胶,卖给浙江新昌县药用胶囊生产企业,最终流向药品企业,进入消费者腹中。记者调查发现9家药厂的13个批次药品所用胶囊重金属铬含量超标。

国家药监局指出,《中国药典》对明胶空心胶囊有明确的标准。生产药用空心胶囊必须取得药品生产许可证,产品检验合格后方能出厂销售。药品生产企业必须从具有药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采购空心胶囊,经检验合格后方可入库和使用。

在前后长达8个月的调查中,记者走访了河北、江西、浙江等地的多家明胶厂和药用胶囊厂,发现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和江西弋阳龟峰明胶公司两家明胶生产企业,采用铬超标的“蓝矾皮”为原料,生产工业明胶,然后套上无任何产品标识的白袋子包装,通过一些隐秘的销售链条,把这种白袋子工业明胶卖到浙江新昌地区,这种铬含量严重超标的工业明胶由于价格相对便宜,被当地一部分胶囊厂买去作为原料,生产加工成药用胶囊。这种被检出铬超标的药用胶囊最终流入青海格拉丹东、吉林长春海外制药等药厂,做成了各种胶囊药品。

据央视《每周质量报告》报道,明胶厂采用皮革厂鞣制过的下脚料——铬超标的“蓝矾皮”为原料生产工业明胶,明知道被胶囊厂买去加工药用胶囊,却给钱就卖;胶囊厂明知使用的原料是工业明胶,却为了降低成本、不顾患者的健康,使用违禁原料加工药用胶囊;制药企业则没有尽到对药品原料的把关责任,使得用工业明胶加工的胶囊被做成重金属铬超标的各种胶囊药品,最终被患者吃进肚子里。

皮革废料生产明胶

经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对记者在北京、江西、吉林、青海等药店购买的一些胶囊药品进行反复多次检测确认,9家药厂生产的13个批次的药品,所用胶囊的重金属铬含量超过国家标准规定2mg/kg的限量值,其中超标最多的达90多倍。

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位于衡水市阜城县,具备年产上千吨明胶的生产规模,是一家获得食品添加剂产品生产许可证的企业。在这家厂的库房里,记者看到了大量白袋子包装的明胶。据厂里的一名经理介绍,他们厂去年生产了1000多吨这种白袋子明胶,其中大部分都卖给了浙江新昌地区的药用胶囊厂。

河北学洋明胶蛋白厂经理宋训杰告诉记者,白袋子包装的明胶之所以便宜,是因为使用了一种价格低廉的
“蓝皮”作原料,用这种“蓝皮”加工的明胶业内俗称“蓝皮胶”。浙江新昌儒岙镇一些厂加工药用胶囊所用的白袋子明胶,实际上就是这种“蓝皮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