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你会乐,场面让你感觉到地面在震动,你还企求什么呢?只是一次玩儿,别太当真了。

一代豪杰,被人称为奸雄的曹操,在这里只是个好色纵欲的战争狂人。在很多很多年前,他曾经见过小乔一次,然后就思念到如今,亲笔画了一幅等身的画像,找个舞妓来玩儿角色扮演,弄得华佗大夫很难办。神医华佗没有蓝色小药丸啊。可惜了曹操的雄才大略。这一切,只因为杜牧的一句:春风不予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么?

   玩儿,曹操打仗是玩儿,吴宇森拍《赤壁》同样是玩儿,很多很多也就是这么玩儿来玩儿去的。

终于做了一件很无聊的事,去看了赤壁,原因是出于无聊,既然都是无聊,就去看吧。所以,预料之中的不好看,一点儿都不奇怪。

    看片子的时候,后座的发出“这是打仗吗?这不是玩儿嘛?”的呼声,耶,仁兄,您真说对了,这就是玩儿,只是人民币比较多,玩儿的比较大发而已嘛!

尤勇饰演刘备。一把年纪了,脸上写满了沧桑,也许演个黄忠更合适吧。扮相气质都不错,很像个草莽英雄,只可惜不该演刘备。能想象么,这样一个男性特点鲜明的形象,随时随地放声大哭的样子?刘备兵败,仓惶逃跑,然后,刘备在编草鞋,张飞写毛笔字(竟然是还不错的隶书),关二爷没有在读春秋,而是去教书,教给难民的小孩子们关关雎鸠。难怪刘备打败仗,瞧这一个个不务正业的人吧。

  (PS:我家金帅最后不当“神汉”又出家当“唐僧”了,那帽子,俄滴神啊,又被娱乐了一下下)

但愿这些伟大的枭雄们不会因为这些后世不知深浅无知无畏的人们的无聊改编而恼怒。好在这样的胡乱改编早已不在少数,在天的灵们该是早已见怪不怪了。

     至于雷人的台词,说的太多的,暂且不表。只是借东风的时候,把俺最爱的金帅帅搞成了一小“神汉”,感觉可别扭。本来当初曹操用巫祭给东吴送瘟疫的时候偶还以为蛮中国特色呢,谁知道特没出来,还被张丰毅的“胡闹”小小色了一把。

奶油版的诸葛亮和香肠版的周谕动辄深情对望,差一点把赤壁给弄成断壁山。诸葛亮将小马的蹄子塞回马腹,用布条在母马肚子里把小马的两只前蹄捆住一起拉出来,解决了马的难产问题,同时也显示了自己的智谋过人,深深的打动了周谕,不顾身边有超级嗲的妻子,与诸葛亮边抚琴边深情对望,看得边上的鲁素心花怒放。诸葛先生对眼大无脑的孙尚香似乎很感兴趣,玩儿起一些暧昧,不知道时过境迁,孙尚香嫁给刘备之后,孔明会不会一个人跑到深山中高唱一曲:有一种爱还埋藏在我心中……。其实,马是站着生产的。

    喜欢咱就玩,无非是比较冠冕堂皇书面化一些,电影发起之初,本就是娱乐,这也算是电影的本源吧,至于文艺、史诗、使命等等等等众多的元素是以后渐渐加进去的,因为玩儿的比较有力度了,引起某些人的重视了,制度也就出来了。玩儿也就有点规矩了。

欲望使人年轻。

诸葛亮说,想知道曹军阵势,这有何难。随即放飞了手中的鸽子。鸽子飞略过长江,飞过曹军的百万战舰,飞进了蹴鞠场。难不成鸽子脚上绑了微型摄像机?或者,鸽子本身就是一只通灵的神鸟,如同哈里波特的猫头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