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电影节奏稍慢,但不拖沓。实际上剧中只有三个半演员,一个是Nathan,基本上就是Tony
Strek一类的talent;一个是Caleb,无知纯情码农;Ava,只有金属骨架的机器人;Kyoko,一个会跳舞的充气娃娃。门卡这种东西出现在人工智能的电影中,我就不在吐槽了,总之都是门卡惹的祸…….

刚看完。说一些我的理解。有剧透,强烈建议先看完电影。

to be
seriously,该电影很好的在商业成分中加入了一个可以思考的悖论,即如何证明一个人是具有自我意识的,这里所谓的自我意识并不是狭义的to
act like a
human,而且思考包括人类本身在内,是否具备基本的self-awareness。在Nathan的角度,他的意图很明显,需要可怜的码农Caleb测试Ava是不是具有基本自我意思,但是其实这个是一个悖论,Caleb可以证明Ava具有较高级别的智商,但是不能这个级别的智商就等同于具有自我意识。

首先要解决一个问题:Ava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AI么?

看完该剧应该反思,如何证明你是你并且证明你具有自我认知的能力?

我认为是。实际上Turing test不是用来检测自我意识的,现实情境中human
interrogator
可以问的问题是有限的,那么程序只需要一个指令集,包含所有可能被问出的问题以及相应的回答,在加上一点简单的随机化和应变,就能顺利骗过Turing
test。而Nathan设计的测试方式显然更科学一些,Ava不仅具有目的性(生存需要),还在实现该目的的过程中实施了对有意识对象(Caleb)的操纵。而后者不仅需要自省能力,还需要对交流对象持意向性立场,这正是具有自我意识的明确体现。

我继续不厌其烦的引用René Descartes的名言,Je pense, donc je
suis;这句话我们说了300年,然而并没有从根本意义上理解,到底是je pense
,donc je suis 还是 je suis,donc je pense。

这一点在影片多处地方都有体现,下文会有提及。但这里要说的是一个进一步的观点:Ava所具有的智能和自我意识都几乎完全是一个自然人,在影片最后逃出囚笼的时候,她在楼梯尽头回眸一笑,正如一个普通人按耐不住喜悦的自然表露。所以,理解Ava很简单,把她当成一个正常的自然人理解就可以了。

可以推荐看一下英剧Black Mirror,这一类的话题是蛮有趣,欢迎一起讨论

下面零散的说一些

1,电影表现了对于AI的隐忧

这一论点显然是不能被电影的内容所支持的,也可以是Ava只是想保命,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而已。拦在她生存道路上的只有Nathan和Caleb,前者她借Kyoko之手杀掉了,后者被她锁在房间里,估计也会死掉(有人说Caleb不是想帮她吗,可是站在Ava的角度,Caleb是活着的人里面唯一知道她是AI的,她不能冒险让他逃走)。

2,Nathan撕掉Ava的画那场戏,是一个多角度的障眼法。站在Caleb或是观众在一开始看到这场戏的角度,仿佛是Ava出于对Caleb的爱慕而画了一幅画,然后被Nathan撕掉。站在Ava的角度,她知道Caleb在看,所以就演得很认真(又一个Ava具有自我意识的明证)。站在Nathan的角度,他想知道断电时候两个人在做什么,但是又没法在Ava的注视下装摄像头,于是就假戏真做,趁Ava装作面对地面一摊纸屑发呆的时候将摄像头装上。这场戏将Nathan的天才和狡诈体现的淋漓尽致。可惜他机关算尽,还是低估了Caleb这个被他精心挑选的测试工具。也可能是之前和Caleb的对话让Nathan觉得他智商堪忧,从而放松了警惕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