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版权归作者  waking王小心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完Up in the
Air,片子讲述的是一个只有在美国才会发生的故事。此片子被美国媒体评价很高,我想,还是因为乔治·克鲁尼如教科书一般的表演,精湛至极。如果最后结局团圆,结婚的结婚,过节的过节,圣诞平安夜一家团圆静听钟声,那么就是部圣诞家庭商业片,大家看完各自散去;但导演终于忤逆了美国大众的心理。这恰是对一个人最终归宿的最好阐释,而且也终于没有那么烂俗了。我很喜欢片子中那个背包理论。
    在刚刚过去的2009年,从8月份开始,我的生活坐标就跟片子中的瑞恩一样在云端。独自一个人,拖着一个只够放3天换洗衣服的黑色商务用箱子,带着笔记本,频繁蹿梭在各个城市的机场和酒店。曾经以为这样的商务旅行就是自己的理想,生活果真如此时,更多了一份在路上的落寞。每当飞机起降时,心里顿生一种感触——生活就好像这样,起起落落,个中滋味只能意会。记忆中,十月的秋天,常常会在清晨坐车去机场,朋友调侃我说,你不是在机场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每每望着车窗外一次比一次泛黄的树叶,顿感苍凉。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走马观灯的溜达一下。犹如一个访客,在异地作最简短的交流,新鲜的事物总能唤起自己孩提时代的童心。就像片子中说的,彼时彼刻,我需要一个人和我一起分享生活,分享我的幸福。所以很感谢,感谢那个阳光的男孩,当我激动地忘乎所以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他总会让我觉得生活其实很美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