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狂热的福迷,所以我并不认同唐尼的表演方式,不过我对这片却并不反感,主要还是我打从一开始就没把这部电影当作《福尔摩斯》来看待,当初看到片花时,我就不指望这片会忠实于原著了。有了这一心理准备,接下来若要看此片,就不能有太多的报怨,因为这是自己选的,而且事实上,我还真无法抵挡住“福尔摩斯”四字的诱惑,所以下载了这片来看看。

    唐尼的风格,实在无法让我生起“这就是福尔摩斯”的感觉,BR和JB等著名的福尔摩斯演员我也不是百分百满意,但他们演绎的那种“绅士”的风度还是有的,唐尼版唯一一个我觉得还不错的情节,就是打拳击时福尔摩斯的那段心理描写,非常幽默。

    很多人对“推理”的解读病态到了极点,简直神棍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仿佛一部侦探小说不死上那么三五人、凶手不在最后一刻才登场,就不能叫“推理”了。

    相比福尔摩斯,片中华生的形象反倒有几分接近原著,虽然时不时和老福斗嘴,但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他更了解老福、理解老福的人了,正如JB所说,《福尔摩斯探案集》本身所讲述的,正是一段伟大的友谊。

    推理没那么多神秘之处,它很普通,基本上每个普通人都会,只是水平高低的问题。

    本片的结局则几乎是《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的再现,把犯人几乎搞定后,然后在犯人面前把自己的推理长长地说一番,但福迷们都知道,福尔摩斯向来不这么干,其办案手法是以简洁直接著称。

    这就好比基本上每个人都会数学,但并非谁都能成为“数学家”。尽管如此,大多人“会数学”这点事实还是不会变的。

    至于把福尔摩斯和艾琳·艾德勒凑成一对,更是恶俗到了极点。原著中艾琳的聪明机智让人大为叹服,是福尔摩斯一生最为欣赏的女人,也许正因为如此,很多人总乱点鸳鸯谱,而忽视了艾琳已有一个叫诺顿的丈夫的事实,而且夫妻俩还很恩爱……

    那么什么是推理,我们可以举一条很日常的例子。

    要说这片子有什么地方让我觉得还不错的话,那莫过于布景了,真的很好看,可惜作者没有在气氛上多下功夫,以致空有一个华丽的外壳。

    比如你在桌子上看到了一条划痕,然后根据划痕的形状,推断这可能是铁制品造成的,因为木头和塑料物品无法形成这种划痕,而这种铁制品很有可能是刀子。如果你经验再丰富点,还可以认出具体是哪一个种类的刀,甚至再因此缩小范围,得出可能是一种品牌、附近谁拥有这种刀子的结论。

    这部片子若光从情节来打分,我给7分,但若要以“福尔摩斯”的标准来衡量的话,对不起,本片不及格。

    这就是一种简单的推理,它没那么多东京双煞之处,普通人都能略知一二,出色的侦探则能往更深的层次去思索。

    不过看了结尾,似乎以后还会拍续集,如果有的话,我还会继续看下去。

    推理也只是探案过程中的一种运用手段,而不是全部、不是唯一,就算“神探”福尔摩斯也无法办到每一次都单枪匹马搞定一切,原著中的60个案件里,福尔摩斯没能完全解决的就超过十个(也就是每6个案件他就会有一次重大失误),现实中的李昌钰同样不能一人顶万人,他经手的数千个案件中,也有上百个目前没能解决。

    福尔摩斯如今已成了“神探”的代名词,不过如果你看过原著的话,会发现一个惊人的事实,那就是:福尔摩斯是众多名侦探当中,破案率最“低”的一个!

4858美高梅,    很多人说《福尔摩斯》的推理很弱,但严格意义来说,除了《福尔摩斯》和爱伦坡短片等少数作品,大多侦探剧都谈不上是在推理,那些都只是在YY。

    《福尔摩斯》原著一共有60个案件,然而不成功的案件却有以下:

    现在的很多热门侦探小说,它们有推理吗?没有。作者在写作过程中,故意省略掉了关键的情节——特别是对犯人不利的描写,好让犯人登场时让读者“大吃一惊”。

    直接被对手击败的:《波希米亚丑闻》

    这些手法无论多么精彩,都只能叫“悬疑”,不能叫“推理”。

    因为误判最后以失败告终的:《五个桔核》

    尽管这些故事以探案的形式出现,但它们本质上只是“猜猜我是谁”、“请问圆球放在哪个杯子里”、“我猜我猜我猜猜猜”、“后宫男最后会抱走哪个女主角?”而已,就算不以命案的手法出现,这些故事的写作手法也可以成立。

    掌握了一点线索,但无法继续查下去的:《三桅帆船》、《工程师大拇指案》

    《福尔摩斯》不是这样,而且《福》并不强调案件必须是命案、犯罪现场必须在孤岛、抓住犯人必须“猜猜我是谁”。

    查明了基本事实,但没能捉拿犯人的:《身份案》、《住院的病人》、《证券经纪人的书记员》、《希腊译员》

    《福尔摩斯》系列中的名篇《斑点带子案》,虽然柯南道尔搞错了蛇喝牛奶的细节(世界上的确存在会喝牛奶的蛇,不过道尔本人只是单纯地对蛇作了错误的理解),但它依然不失为一部推理佳作,这部作品曾在美国的警察学校被列为参考文献。

    侦破了案件,但却败给对手的:《恐怖谷》

    我们来回顾一下《斑点带子案》福尔摩斯的破案过程,他确立了嫌疑犯后,仔细观察了嫌疑犯屋内的情况,然后很细心地交待了委托人接下来的大概做法,之后和华生地在附近找了一处地点埋伏了起来,一直盯梢到了晚上(这是一个很漫长、很痛苦、却十分必要的过程),最终证实了犯人的犯罪动手法和动机。

    犯人并非由福尔摩斯绳之以法的:《米尔沃顿》

    在这个非常专业的破案过程中,福尔摩斯并不是呆在房间里纸上谈兵一番,然后就把所有问题解决了,而是结合了多种破案手法,推理只是这个过程中运用的一种手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